特首林鄭月娥周一早上會見傳媒時,堅拒撤回「送中」惡法,卻提出以4方面補救,回應遊行人士訴求,包括以「政策聲明」保障人權,惟法律界看穿其「招數」,質疑林鄭試圖含混過關,拒絕收貨,其中周日有上街的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文敏強調,政策聲明不會有足夠保障,質疑:「民眾有這樣強烈的要求,政府有甚麼理由仍要急急通過法例?」

林鄭其中一個「補鑊」措施是定期向立法會交報告,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直指通過修例後再向立法會報告的舉動,沒有意思,完全不能給予港人任何保證,指早前銅鑼灣書店的李波及林榮基事件已顯示中港兩地的通報機制名存實亡,更何況是將人移交到內地之後,質疑港府還能取得甚麼資訊?至於當局指以政策聲明確保與請求方訂立的額外人權保障具約束力,郭批評林鄭誤導及「呃人」,指若要有法律效力理應直接加入法律條文之中。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稱,雖然政策聲明方式不可以完全說是是欠缺法律約束力,但法庭一般會看政府政策原意,除非特區政府提出很好的理由,否則不能貿貿然背離政策原意,惟問題出於政府表明不將人權保障明文列入法例是要保留彈性,換言之不是必然要在任何地區執行有關保障,言即日後不提出額外保障,也不算是偏離政策原意。其次是當政府以雙方協定作為基礎的移交安排,難以要求對方一定接受相關人權保障作為理由,亦令法庭不能貿然判斷做法是否背離政策原意。他質疑,港府寧願以政策聲明方式作為保障,也不願將之寫入法例,更難令人信服日後向立法會作出所謂「匯報」,有何作用?

民主黨尹兆堅也批評林鄭的幾項補救「完全整色整水,比廢話更廢話」,批評港府不願聆聽的民意,是擔心中國沒有司法獨立,質疑特區政府如何可保證中央日後提出請求時會願意接受有關額外要求?批評當局稱要保留靈活性的說法,實際上是留有空間,在日後胡作非為。指現時最有保障的做法是經立法會審議個案式移交,重申每年恒常提交報告沒有意義。

原文載於2019年6月1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