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發起的Me too運動,就是一些婦女不再啞忍遭受他人性侵,勇敢地揭發性侵者的惡行,結果在過去多年來性侵了不少女性的名人也身敗名裂。我們的特區政府也是一樣,在回歸廿年來多次強姦民意,官員的施政一直都令香港人受罪,6月9日若然你還不出來遊行,你就等於眼白白看着香港政府強姦我們香港市民及我們的下一代。

當有人挺身而出向政府說不的時候,有親中共的團體為着各項利益走出來唱反調,支持修訂逃犯條例,企圖代表香港人說我們還很享受這次的性侵,香港市民與其說等他們俾天收,不如用行動給他們狠狠的摑一巴掌,向政府表達我們的憤怒。

特區政府沒有道德可言

簡單而言,從政府提倡修訂逃犯條例一事,我們看到政府欺騙市民及沒有道德可言:

1. 政府借台灣殺人案「過橋」,口口聲聲說替死者申冤,最後連台灣政府也說修例後不會要求移交逃犯,特區政府依然故我,明顯修例並非為特區政府眼中的蟻民申冤。

2. 特區政府說修改條例是補漏工作,大律師公會、一些基本法起草委員及前港督彭定康都指出這個不是遺漏,而是港府當年不想把逃犯移交到一個他們不信任的司法制度下受審。

3. 香港人看看近年的新聞,如銅鑼灣書店事件及四季酒店擄走目標人物事件等,令市民質疑是否內地當局暗地派人來港執法,現在特區政府這個修例建議,等同將洗頭艇事件合法化,希望香港市民樂見「合法的」洗頭艇事件發生,這是什麼邏輯?

4. 如果中央政府可以下令逮捕香港境內聲稱犯內地法律的任何人,那麼香港政府和一個中國內地城市政府有什麼分別?那什麼是「一國兩制」?

5. 香港過去多年有那麼高的國際地位,因為香港有完善的法制保障,有自由的土地表達言論,有廉潔的社會。如果逃犯條例修訂獲通過,除了在內地做生意的商人,我相信發表不同政見的人,或內地傳教的基督教徒,也有機會墮入法網。

若然香港連法治都遭受破壞,一國兩制蕩然無存,政府有沒有擔憂過香港的國際地位?有沒有替香港人擔心過外商撤資將會影響香港的經濟?當然沒有,因為特區政府是服務中央,並非服務香港人,那我們還需要對政府客氣?

過去特區政府冇能力處理金融風暴、沙士處理失當、自由行導致中港問題、電視發牌事件、失衡的新移民政策導致香港人被搶福利、樓價高企,選舉議員要政治篩查,我們6月9日一定要出來,告訴政府我們忍夠了。

文筆聊生@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9年6月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