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衛庭官】

有香港人涉嫌在台灣殺人後回港,落網後認了洗黑錢罪被判囚。政府以不能放過殺人犯為由,要求立法會必須在7月休會前通過修訂《逃犯條例》。

表面上,這說法合情合理。那為什麼會引起全城熱議呢?只要看看政府自相矛盾的說法,就會明白原因什麼是詞窮理屈,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1. 雖然政府表面說急的原因是為了不讓台灣案的疑犯逃走,但卻建議把全中國所有地區,都一併納入可移交地區。台灣和大陸的法治水平,真的是一樣嗎?但林鄭還說反對者對大陸有偏見。事實是,偉大的習主席今年都還在說要「完善法治建設」,而林鄭三日兩夜就提一次的國家憲法,第一條就訂明中國是由共產黨領導,大陸每一個法院都有黨委書記。那敢問林鄭,大陸是法治社會還是黨治社會?香港和外國人當然擔心被移交到黨治而非法治的地區!

2. 雖然台灣政府已表明不接受這修改,修例後不會要求移交犯人,甚至可能發旅遊警告。但林鄭仍然一意孤行,要立法會於7月休會前通過,說要先完善自己的法律才和台灣商議。到底急著通過的是為台灣案還是另有目的?

3. 雖然政府說不能讓罪犯逃之夭夭,但多年來在香港犯罪以後逃到台灣的人多的是,有貪污的華探長,有販毒集團的首腦。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政府卻甘願讓這些害人不淺、破壞無數家庭的罪犯逃之夭夭,卻在今年突然要在3個月內修例呢?

4. 雖然政府又說不能讓香港成為罪犯天堂,那我們在回歸22年以來,一直跟很多罪犯為鄰?(還未算回歸前的日子!)但政府卻一直自豪地宣傳說,香港是世界上數一數二最安全的城市

5. 雖然現行的《條例》特別寫明不適用於全中國的地區(而非漏寫了中國),但政府卻說這是漏洞,只一直未處理而已。既然是漏洞,政府理應盡早修改,為何一直做駝鳥?事實是,一直以來不能涵蓋大陸的原因,就是大陸的法制不能符合基本法規定香港人應有的基本人權保障。而不能只涵蓋台灣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政治上不能首先承認台灣政府的法制啊!最重要的是,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規定的一國兩制,正正是因為中英政府都知道,香港人和國際社會都不能接受大陸(尤其缺乏法治的制度)的一制。如果當年已經說在港人士可以被移交到大陸審訊,那香港人和外資肯定在97年以前已經走了大半,還有順利回歸的可能嗎?

6. 雖然現行的《條例》規定個案移交必須得到立法會同意,政府卻說這是當年未經法案委員會討論,在二讀恢復尾聲才加入的,不排除是一個較匆忙的建議。但今天,政府卻要求立法會不經法案委員會討論,直接把整個修例建議恢復二讀。那今天的修例,為什麼又不是一個很匆忙的建議?今天的政府已經打倒昨日的自己,明天的政府又會否打倒今天的自己?林鄭今天信誓旦旦說作為特首會把關,明天的林鄭又會打倒今天的林鄭?更可怕的是,下屆的特首如果又換回689,你相信689會把關嗎?

7. 雖然政府說法庭可以把關,但如果表面證據成立,法庭也只能批准移交。什麼叫表面證據?就是如果沒有相反的證據,就必須假設控方所有的證據和說法都成立。試想想,如果有一天你的兒子被冤枉在大陸強姦一名大陸女人(事實她是想像撞車黨一樣要錢),表面證據就是該女人的口供,你的兒子就會被移交。你希望你的兒子被移交大陸法院審訊嗎?

諷刺的是,「萬人同聲撐修例公義組」召集人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律師,去年在香港法庭經過公平的審訊後,被裁定行賄罪名不成立,更贏得律師費。真是要恭喜他是香港寧縱毋枉制度的受益人。相反,我從未聽過在大陸被控行賄的人可以脫罪,只要不被判死刑已經要感謝黨的大恩了。你會希望在香港還是在大陸的法院受審?

你從不踏足大陸,那你很安全了吧?對不起,大陸的刑法是採用「屬人原則」,即是只要你是中國公民,無論你在哪裡犯法,大陸法院都可以對你以大陸刑法審訊和判刑。(註:中國刑法第7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犯本法規定之罪的,適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規定的最高刑爲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所以,就算政府把門檻提高至干犯7年以下刑期的罪行不能移交,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當然我們大部分香港人都是中國國籍,那我們在外國犯了大陸刑法列明的罪行,是否可以被移交?答案是當然可以!

那在香港犯了大陸刑法,是否可以被移交呢?在基本法的規定下,香港法院有本地案件的司法管轄權。但這保障,已被西九高鐵站的一地兩檢打開了缺口。原來在經濟掛帥下,基本法的保障都完全不適用。這就難保將來有些大陸刑法也可以在香港適用。

這也是兩份黨報《大公》《文匯》引述「北京權威人士」的說法:香港居民在香港觸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罪行,「一般由香港司法機關以香港法律處理」。「一般」也就是「不排除」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被移交的意思了。

 20年前,德福花園五屍案的內地人在香港犯案後在內地被處決,引起香港人對自己中國公民身份的擔憂。當時律政司官員在立法會解釋中國刑法指的「中國公民」,由於基本法的規定,所以不包括香港居民。

但既然今天的政府都可以把22年前通過的《逃犯條例》說成是未經討論的匆忙建議,明天的律政司當然也可以打倒20年前的說法。

而且,當年已經有內地學者反對港府的說法,而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港大法律系教授陳弘毅更指可能要釋法處理。釋法的結果,大家都可以想像吧?

你,還相信不回大陸就不關你事嗎?相信行得正、企得正,就真的不關你事嗎?

最後一次機會,看香港人是否能再一次扭轉乾坤:6月9日星期日下午三點,銅鑼灣見!

(原文載於2019年5月29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