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陳志雲話齋,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塘福總懲教主任朱英泰(回應是否有職員缺席跑步試)

塘福總主任朱sir:有監考、有簽名 職員無可能缺席

記者上周在塘福懲教所外,向休班懲教員查詢,他們有否出席周年跑步試。當時記者並未向懲教署透露,已掌握12節考試的現場錄影,顯示無人出席。

當記者正與其中一名休班職員傾談,該院所「第三把手」、總懲教主任(行政)朱英泰,突然在4至5名懲教職員陪同下出迎,主動向記者查詢來意,並謂可協助解答疑難,更主動提出帶同記者視察跑步試試場,解釋考試操作。

《香港01》早前取得塘福今年1月發出的跑步試內部通告,正是以「總懲教主任(行政)」的名義發出。朱帶記者一邊步向跑步試場地,一邊解說,對記者描述集體缺席的情況,直指「無可能」,聲稱自己及其他總懲教主任、體育教練,曾分別於不同節數監考。

他續指,測試完成後,有職員會負責收集和呈上所有成績,自己核實無誤後,便會簽署確認,但不記得成績是否需要呈上總部。朱不諱言,自己亦需參加跑步試,更聲稱自己當日曾與同袍一同考試。

教練確認記者觀察地點屬試場範圍 朱所提及教練、職員從未出現

為釋除記者疑慮,朱隨後召來當值體育教練到場,指示對方向記者解說考試操作。該名教練指,職員首先會在懲教所門外的迴旋處集合及點名,其後一同前往塘福引水道的入口,並以該處為起點,開始限時跑步或步行測試,跑或行至距離入口1.2公里處折返。

朱在旁補充,院所於跑道的起點及折返點,各安排一名教練,確保職員考試期間的安全,並以早年警隊周年體能試的意外為例,說明安全的重要性,「我哋就唔想好似10年前police咁,有人猝死…我哋就從來無同事(於跑步試)猝死」。

朱續指,自己一般站在起點監考,並承認由於院所人手短缺,所以安排他們於工餘時間考試,所有人事後亦獲「補鐘」作償。

朱英泰及體育教練帶同記者視察的考試場地為塘福引水道,間接確認記者早前觀察及拍攝的地點正確。然而,根據記者於12節跑步試時段到場觀察,以及翻查逾20小時隱蔽鏡頭現場錄影片段,均不見朱、體育教練,以及其他懲教職員出席跑步試。

懲教署初堅稱考試已完成 周一改口作內部調查

就被揭跑步試集體造假,懲教署上周回覆時,仍堅稱考試已按時完成,參與的職員已獲「補鐘」。不過,署方昨午於《香港01》報道刊出,改口稱會就事件作内部調查,但未回應會否轉介執法機構調查,以及涉事人員需否停職等問題。

200懲教人員造假涉違3刑事罪 議員促交廉署

《香港01》周一報道,懲教署爆集體造假醜聞,塘福懲教所逾200名軍裝職員及考官,全體缺席周年跑步試,懲教署卻指跑步試已按時完成。一名懲教署職員透露,該院所的體育教練,會按職員上班紀錄,填寫已跑步的職員名單,全體職員實際上並無參加跑步試。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田奇睿解釋,若管理人員本應出席體能試卻缺席,其後於偽造的測試及補鐘紀錄上加簽,對集體造假難辭其咎,因此監考人員與前線一樣,同涉串謀詐騙、製造及行使虛假文書,以及公職人員失當三罪行,更不能以不知情為抗辯理由。若被定罪,更高職級或成加刑理由。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民主黨涂謹申認為,事件情節嚴重、涉事者眾,敦促懲教署嚴肅跟進。曾任職廉署的民主黨林卓廷指,涉事者涉違刑事罪行,促請署方轉交廉政公署調查,並盡快向公眾交代事件。

(原文載於2019年5月28日《香港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