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改會早前建議訂立包含性目的的窺淫罪,究竟適用範圍為何?過去亦曾有更衣室偷拍案件,如果在更衣室長凳內被偷望或偷拍,將來會否有機會受窺淫罪規管?有大律師指,證明犯案者有性目的並不困難,同時希望擬定條例時,可進一步闡述窺淫罪中「合理提供私隱地方」所涉及的地點特徵。

現時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參考英格蘭《性罪行法令》,建議將未經同意下為性目的而對另一人私人行為,作觀察或視像紀錄列為刑事化。同時法改會亦參考英格蘭法令,上述所指的「私人行為」需身處於合理期望能提供私隱的地方。

那麼哪些地方才定義為「合理期望提供私隱的地方」?法改會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成員張達明,早前曾在媒體提及,若有人在洗手間廁格如廁時被偷望或偷拍,便會觸犯窺淫罪;但如果男士在洗手間的尿兜部份,「有人擰轉頭望到對方,咁就未必中(窺淫罪)」。既然窺淫罪在洗手間內亦存灰色地帶,更衣室的灰色地帶會否更多?

《蘋果》早前就此議題,到體育館門外作街頭訪問,大部份人都稱會因為方便及沖涼格不宜更衣為由,而選擇在更衣室內長凳更衣。但有市民就直言,更衣室內長凳這類半開放式空間,「覺得咩都俾人睇晒,人哋眼甘甘望住你都無法」。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田奇睿指,更衣室某一部份,或未能清楚歸納會否屬於「合理期望提供私隱的地方」,不過現時有關法律仍在建議階段,未來可在草擬有關條例時,「可以加多少少字眼,闡述合理提供私隱嘅地方,法庭會考慮啲咩因素呢?」

窺淫罪另一着眼點,是涉案者必須因性目的而犯案。但如果有人堅持自己並非為性目的而觀察他人或攝影,會否難以入罪?田奇睿指,以過往不少非禮為例,法庭可透過客觀事實推論涉事者是否有性目的。「如果當時有人用緊個更衣室或者廁所,法庭就可以作出推論(涉案者)當時為咗性目的去做偷拍呢個行為」。

但亦有受訪市民認為,「未經人哋同意偷影人本身已經唔尊重」,希望香港有一條專門針對偷拍、不單只包含性目的的法例。田奇睿指,有關訴求理論上可開放予公眾討論,但直言「不過而家呢個社會就暫時未去到呢個地埗」。

《蘋果》翻查資料,過去不少涉及偷拍案件,涉案者均被控「遊蕩」、「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及「有違公德」罪,田大狀指,即使未來訂立窺淫罪,亦不代表偷拍行為不涉以上三條罪行,控方仍會選擇一條最適合的罪名控告。

(原文載於2019年5月2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