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學同學慶祝畢業25周年旅行去台灣,碰巧遇上立法院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同性伴侶自2019年5月24日起可以在台灣註冊結婚。

同學們紛紛恭喜E,說他可以跟共渡了15個寒暑的美籍男朋友B先生在台灣結婚,不用跑到加拿大或法國。不料E報以一個苦笑,說香港人不能受惠,因為法例只容許雙方都是台灣人(或其本國承認同性婚姻的外國人)在台灣結婚。只能嘆香港的立法會因先天缺陷,未能制定反映香港多數人意願的法律。

猶記得大約10年前的一晚,E突然致電我說想見面。我暗忖一向沉靜的他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立即飛車往文華。在千日里一看到他我就呆了,平日倜儻的E竟然在公眾地方淚如雨下,原來他跟B分手了。認識了廿載的他終於向我「出櫃」,他說我是第一個知道的朋友。雖然他從來沒有女朋友,所以我多少也猜到,但面對突如其來的消息,我還是有點不知所措,只能試着安慰他。

幸好由於只是小誤會,E和B很快復合了。漸漸E向其他同學「出櫃」,我鼓勵E帶B參加我們與太太或女友的飯局,大家都很喜歡甚有幽默感的B。

若干年後,E鼓起勇氣向家人「出櫃」。他的父母是虔誠天主教徒,最初很是抗拒,亦非常擔心兒子的將來,但近年亦逐漸接受。所以E算是幸運的。

E和B有共識廝守到白頭,二人也不打算養育兒女,所以生活蠻愜意的。但E和B一直有些未處理的問題,例如萬一其中一人不幸要入隔離病房,醫院管理局的指引是如情況危殆,病房會酌情處理其直屬家人的探訪要求,同性伴侶的權利則無說明,那怎麼辦呢?又即使他們到外國結婚,萬一將來要離婚,當地亦有可能因他們未滿足居留要求而不容許他們離婚。還有當其中一人百年歸老,另一半要處理領取遺體、繼承遺產等問題也是香港法律未照顧到的。

台灣人不斷的爭取了30多年才取得今日的成果。不知香港還要等多久才能追上其他27個國家的步伐,不分性別,讓希望共渡終生的愛侶都獲得法律上的保障呢?

觀乎公眾對機管局和港鐵過濾國泰廣告的反應,香港人其實普遍接受同性關係。兩個機構後來都改變最初的決定,說明民意的力量。

提起民意,其實事務律師幾年前也在特別會員大會中,成功用投票方式罷免了失言的時任律師會會長。5月30日就是律師會今年的周年大會,亦是理事會選舉日。各位事務律師記得出席投票,或於5月27日前郵寄選票或5月28日前將授權票送到ComputerShare呀!別輕視自己的一票的力量!

林日君@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9年5月2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