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政府自今年2月中提出修訂《逃犯條例》以來,社會爭議不斷,擾攘逾3個月,中央近日終表態撐修例,由中聯辦首先開腔,主要帶出三點訊息:中國與西方國家都有引渡安排;回歸以來,內地有移交罪犯給香港,香港卻沒有移交給內地;不修訂《逃犯條例》,香港會變成「逃犯天堂」、「避罪港灣」。不過,細意閱讀中聯辦的新聞稿,不難發現有取巧混淆視聽之嫌。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就質疑中聯辦將「引渡(或移交)」、「遣返」混搭而談是混淆概念,「根本唔係講緊同一件事」,眾新聞逐點拆解中聯辦新聞稿取巧、混淆之處,以便讀者在一個更清晰的概念下討論修訂《逃犯條例》的問題。

中聯辦上周三(15日)發新聞稿,強調社會安全穩定的重要,繼而指香港有需要修訂《逃犯條例》。新聞稿指,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本月14日主持召開中聯辦領導班子會議,學習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國公安工作會議上的的講話精神,又引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布的2018年人類發展指數,指中國每十萬人殺人犯罪率僅為0.6,殺人犯罪率之低排名世界第12位,遠低於美國的5.4和英國的1.2,以說明「平安中國建設成就巨大」。

中聯辦新聞稿強調:「犯罪是平安的天敵,也是世界面臨的普遍威脅,需要各個國家和地區協力應對。」並指中國一直積極與其他國家和地區開展司法執法合作、聯合打擊犯罪,截至2018年底,中國已與74個國家簽署雙邊刑事司法協助條約、民事司法協助條約、引渡條約、被判刑人移管條約及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合作協定,合共多達145項。新聞稿提到,2014年至2018年,中國「從美國加拿大等數十個國家引渡或遣返回國42人」。

新聞稿又指,安全是香港繁榮穩定的基本保障,港府近日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既有法理依據又有現實迫切需要」。中聯辦提到,香港回歸以來,內地公安機關「已向香港移交260餘名犯罪嫌疑人」,包括「空姐藏屍」案疑犯、尖沙咀珠寶鐘錶店劫案五名疑犯,以及劉進圖被襲案兩名嫌疑犯,形容中方「有力支持香港打擊犯罪」,然而,香港「回歸至今未曾有一例移交」。

細閱中聯辦新聞稿的用字,在講述一地向另一地交付罪犯、疑犯時,用到「引渡」、「遣返」、「移交」三種字眼。

「引渡」、「移交」意義相近,前者是國與國之間交付罪犯,後者是國內地區之間交付罪犯。根據2001年立法會秘書處資料,內地與香港同屬一個國家,中、港之間的「逃犯引渡」 事宜應視作區域性「移交逃犯」問題處理。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解釋,「引渡」或「移交」指A地根據B地要求,將疑犯送往B地,該疑犯可能有或沒有權在A地居留;「遣返」則指A地將疑犯送往B地,而該疑犯並沒有權在A地居留。

中聯辦:美加等數十國引渡或遣返42人回中國
Fact check:美加與中國無引渡協議,僅遣返罪犯

眾新聞翻查廣東省人民檢察院陽光檢務網,可見截至2018年10月,中聯辦新聞稿提及美國、加拿大都未有跟中國簽署引渡條約,並不會向中國「引渡」罪犯、疑犯。

雖然美、加與中國有刑事司法協助協定,分別是2001年3月生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美利堅合眾國政府關於刑事司法協助的協定》、1995年7月生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加拿大關於刑事司法協助的條約》,但刑事司法協助範圍僅涵蓋送達刑事訴訟文書或法庭紀錄、獲取有關人員的證言或或陳述、提供證物等,不包括引渡犯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美利堅合眾國政府關於刑事司法協助的協定》更訂明:「接收方不得要求移送方就被移送人的送回提出引渡程序」。中、加2016年另簽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加拿大政府關於分享和返還被追繳資產的協定》,目前尚未生效。

中聯辦指中國過去5年「從美國加拿大等數十個國家引渡或遣返回國42人」,事實上,美、加並無法律基礎向中國「引渡」罪犯,只可採取「遣返」方式將犯人送返中國。例如人民網前年報道指,加拿大於2017年6月20日向中國遣返一名姓杜、涉及一宗400餘萬元人民幣詐騙案的疑犯,該次是「獵狐」行動開展以來,加方首次向中方遣返犯罪嫌疑人。根據中國公安部網頁紀錄,「獵狐」行動始於2014年,是全國公安機關緝捕在逃境外經濟犯罪嫌疑人的專項行動。

(原文載於2019年5月23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