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旺角騷亂案棄保潛逃的「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及成員李東昇,獲德國施援,接受難民庇護,外界關注香港能否向德國提出引渡要求。事實上,香港與德國的長期移交逃犯協定,早在10年前生效,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表示,港府確實有權按協定,要求德國移交黃台仰等人,但根據協定,若德國認為逃犯被控的罪行是政治罪行,或者屬政治性質的罪行都不能移交,故關鍵是德國政府如何看待黃台仰案。

2人流亡德國時序

●2016年2月9日
旺角街頭發生騷亂,李東昇被捕

●2016年2月21日
黃台仰在天水圍朋友家中被捕

●2016年2月23日
黃台仰被控暴動罪

●2016年2月23日
黃台仰獲法庭批准以10萬元保釋並禁止離港

●2016年6月27日
李東昇被控暴動等罪

●2017年11月4至20日
黃台仰獲法庭批准往德國(同行的李東昇保釋條件不包括禁止離港)

●2017年11月22日
黃台仰未依保釋條件報到,法庭發拘捕令

●2017年12月9日
黃台仰和李東昇缺席法庭聆訊,法庭發拘捕令

●2018年5月
黃台仰和李東昇獲德國批准庇護

資料顯示,黃台仰於2016年2月初次提堂時獲准保釋,條件包括不准離港、現金10萬元、由母親提供10萬元人事擔保等等。至於李東昇,其保釋條件不包括禁止離港或定時到警署報到。其後黃台仰曾多次成功向法庭申請離港。2016年4月底黃獲批離港10天,前往印度的達賴喇嘛寓所參加「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研討會。同年8月黃再獲准離港,須於離港前48小時通知律政司,返港後48小時內交還所有旅遊證件,保釋金加碼至25萬元。當日黃透露翌月會與梁天琦赴比利時布魯塞爾,出席有關西藏的人權會議,亦會參觀取錄他讀哲學證書課程的英國牛津大學。

同年12月,黃再獲准前往台灣出席國際人權日活動,及與基進黨和民間組織會面。2017年9月,黃和李東昇赴英國倫敦出席雨傘運動3周年紀念活動,兩人在西敏寺國會大廈外舉起黃傘和橫額。及後黃台仰再獲法庭批准,於2017年11月4至20日赴德國及比利時,返港後24小時內須向警署報到及交還旅遊證件,惟黃沒有現身。高院在11月22日發出拘捕令通緝黃,至12月9日暴動案預審時,再向缺席聆訊的李東昇發出拘捕令,同時向黃台仰發出新的拘捕令。

《逃犯(德國)令》約10年前生效,列明如被要求方認為某逃犯被控或被定罪的罪行是政治罪行或屬政治性質的罪行,則不得移交該人,李安然回覆《蘋果》查詢時解釋,問題的關鍵是德國政府以甚麼基礎,批准黃台仰等的難民申請,以及會否視港府的檢控屬政治檢控。而一旦德國政府視港府控告黃台仰等屬政治檢控,就會衍生出另一問題,就是在港府眼中並非政治檢控的行為,原來在外國政府眼中屬政治檢控,意味港府藉司法系統,打壓異見人士。

本身為大律師的公民黨楊岳橋指,未有詳細閱讀香港與德國之間的長期引渡協議,但相信黃、李是以政治迫害為由,成功申請難民庇護,若香港要引渡二人,德國法庭也要審理二人是否因為政治原因被檢控,屆時香港一方便要證實其檢控是不涉及任何政治原因,才能申請引渡,但最終也要視乎德國法庭是否信納。

德或取消與港引渡協議

黃台仰去年在法蘭克福接受《紐時》訪問時表示:「如果德國政府認為香港司法獨立,他們就不會給予我們難民身份……他們認為香港用司法制度迫害香港人。」最終他獲得難民身份,意味香港的司法獨立受質疑。而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月中到德國訪問時,曾引述德國國會議員及政府官員指,《逃犯條例》修訂必定影響德、港簽訂的移交逃犯協議,「佢哋話可能甚至係取消協議」。

(原文載於2019年5月2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