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方翊】

投票、投票、投票!重要的事情要說多幾次。律師會今屆理事改選即將舉行,律師可於本月30日(星期四)出席會員大會親身投票。留意郵寄選票最遲於本月27日要交到Computershare,而授權選票也必須在28日前交到Computershare。根據律師會發出的通告,將於16日左右把郵寄選票和授權表格寄給會員,會員亦可在律師會網頁上下載。不打算親自到場投票的律師們,請記得及時寄出選票!

為什麼要投票?

這個問題好像很簡單,但是對很多律師來說,律師會理事選舉不是一件很切身的事情。理事會的工作是管理律師會,理事會的組成直接影響律師會對各類事務的方針,包括影響行業發展的政策、財政運用、還有對香港現存法律制度愈來愈影響深遠的法治問題。這對律師的個人福利、工作前景、甚至生活環境,都有影響。

去年理事會選舉前,授權票決定了選舉勝負,三位建制派參選者獲得的票數中超過七成是授權票。亦有不少律師「被投票」,被所屬律師行合夥人要求交出授權票。雖然體制上尚未有機制阻擋這一類「集體投票」以操控結果的行為,但是原則上,這種做法無疑是破壞了一場選舉的目的:讓每個投票人自由選擇自己支持的參選者,代自己表達意見。如果不想讓這種不公平的做法控制選舉結果,唯一辦法就是投下自己的一票。

反思律師會的角色

也許有人會提倡法律歸法律、政治歸政治,參選人政治取態不應成為焦點。然而近年政府在從法律或法例方面著手(例如釋法、修例)來達到某些政治或政策目的的頻率越來越高,香港法律制度的健全與否,與政治已經不能避免地連在一起。諷刺的是,與立法會選舉一樣,很多表面的政治中立的參選人,其實已經悄悄歸邊。

在這個環境下,我們應該反思律師會應有的角色。現時的律師會,有如一個私人俱樂部,舉辦很多交流團、康樂活動,對於影響法律制度深遠的政策和議題卻參與度不足。例如政府就《引渡條例》修例的法案,律師會理應以專業角度審視及提出建議,但是至今律師會仍然沒有任何表示。

律師會去年(2018年)盈餘達990萬,累積儲備達2億元。這些資源應該如何使用?除了交流團、供會員們「飲飲食食」外,是否可以用在更「正經」的用途,為香港的法治發展出一分力?這也是取決於理事會的立場和取態。雖然投票機制有它的漏洞,但是我們不應浪費一個機會。未來兩星期,記得問問自己的律師朋友,你投咗票未?

(原文載於2019年5月16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