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下含電影劇透)
今早懷着忐忑的心情,回去遞了辭職信。在這家公司的法律部待了兩年,遇上更好的發展機會,無論是興奮抑或不捨,也應該朝着目標作出對自己更好的抉擇。畢竟人生苦短,沒有夢想就和一條鹹魚沒有分別了。那麼,大家的夢想又是甚麼?

今期除了《復4:終局之戰》之外,最具話題的電影就可數本地佳作《淪落人》了。黃秋生飾演一個下身癱瘓的僱主,聘請了一個熱愛攝影卻被迫當上家庭傭工的菲律賓女子Evelyn(由Crisel Consunji飾演)。而當黃秋生發現傭工的天賦後,便傾盡全力為她爭取了參與攝影比賽和出國發展的機會。而Evelyn的得獎攝影作品,正是這位好僱主的肖像,而她把這幀相命名為the Dream Giver(「給予夢想的人」)。

說實話,我覺得劇情完美到有點不太現實。但對人性還滿有憧憬的我,電影的溫情還是讓我濕了眼眶。電影促使大家反思自己的「占」(dream)到底是甚麼。而當追夢過程遇到挫折,我們又應該如何面對。

Evelyn一句安慰秋生的說話,正好點醒了我們:「You cannot choose not to sit on a wheelchair, but you can choose how to sit on it.」(你無法選擇不坐在輪椅上,但你可以選擇如何去坐在上面。)

我依然堅信選擇讀法律的人都總有一點夢想的(唯利是圖的話,應該很多行業比法律更好賺!)而法律與社會息息相關,無論是刑事法、合約法、行政法、家事法還是土地法,讀完之後總會對身處的社會有一點看法和想法的。我自問不擅於技術性的法律研究和法庭訟辯,因此我選擇去當事務律師,將艱澀的法律原則和概念應用於其他行業。而我的夢想,就是可以幫助改變社會——比較確切的說,就是希望自己的所知和所學可以為捍衞這個社會的公平正義出一份力。

在這幾年高壓的社會氣氛下,有時消極點想,只要捱得過、撐得住、沒有差下去,有時已是一種改變。也許我沒有「佔中九子」接受審判的勇氣和承擔,也沒有星級大狀在鎂光燈下力斥《逃犯條例》修訂的那種魅力和氣場;但我也盡我自己的綿力,參與了上周末那場大遊行,又從公司的茶水姐姐和秘書開始着手,耐心婉轉地去解釋為何我們要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上街而不是阻住大家落銅鑼灣逛街。有時傳媒報道有些所謂的社會賢達一些錯誤或具誤導性的意見、詭辯甚至歪理,我盡我所知所信去做damage control(破壞管理),解釋我們其實是反對政府不理意見倉卒諮詢急於修例的做法,身邊的朋友們才恍然大悟。其實做這些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也是對社區有為的好事呀。

像我們這輩見證過所謂「昔日光輝」,如今眼見有些事態不對勁,有時好像見證了一個「香港傳奇的淪落」,當年那些傘下黃絲如今見面開口埋口也是那句cliché到爆的甚麼無力感。一副陳腔濫調。但既然「淪落人」坐到輪椅上也可調整心態創造願景,我們又何嘗不能重燃對自己社區的那團熱情呢?

相信香港人,相信自己。停一停,想一想,然後搵番自己個「占」吧。

黃老五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5月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