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IPO law firm,有個practice叫坐printer。間公司臨入表申請上市前,所有teams就會去專印招股書嘅公司度,俗稱printer,沒日沒夜的困獸鬥咁做,直至成功向聯交所入表。

朝十朝三、甚至通頂喺printer睇日出食埋麥記早餐先返歸沖個涼嘅生活,就係咁樣過咗兩個禮拜。中五那年讀的王迪詩做IPO的生活,冇諗過有朝一日我會誤打誤撞(誤入歧途)地在演出那個虛構的王迪詩的日常。

其實做corporate finance,完全非我所願。我一直以來嘅志向都係litigation。但人浮於事,我不過是一葉浮萍。仍然在讀law的我,剛好需要一份工,又剛好遇上呢個position opening,就係咁。

打完一輪仗,跟同事C坐在文華Please don’t tell,「其實我真的唔係好搵到捱更抵夜、努力幫有錢人變得更有錢呢件事嘅意義。」「你啲法律界朋友呢排都疲於奔命,而你就困咗喺printer,難免會多嘢諗咗。」我不置可否,呷一口cocktail,杯嘢叫Umbrella,差在調出嚟不是呈黃色的,否則就更添愁緒了。「留前鬥後呀妹,努力讀好書先啦。你唔好忘記自己最終想點,就夠。」我莞爾,呢位大我10年嘅同事C,平日傻更更咁,有時會係我照顧返佢轉頭,但到某啲時刻,又總係體貼得令人窩心。

是的,留前鬥後。

Tanya陳淑莊曾經是我做intern的導師,佢對香港保育嗰種鍥而不捨、屢敗屢戰嘅精神,以及作為女性嗰種剛柔並濟的韌力,完全係我嘅人生role model。當然,仲有好多好多法政匯思的成員都係我嘅榜樣,及至形容為努力讀書的動力都不為過。當我好攰、有點想放棄的時候,就會諗起佢地點樣運用專業知識喺法庭上為香港而戰。屬次女嘅我呢,資質委實平平,唯有盡我所能補拙。心願某日,我可以有呢個能力承傳呢群人嘅精神,同中共鬥長命。

佔中九子被定罪,無疑必會帶來某程度的寒蟬效應。但同時我又相信,生命真係可以影響生命。像有些人受到感召,會選擇身先士卒,走在最前去打硬仗;而在其他崗位上,因為生活、因為種種原因而需要留後的,不代表就無法貢獻甚麼。只要你願意。例如‪本周日‬的《逃犯條例》第二次遊行,例如日後的其他惡法立例。孤掌難鳴,差你一人,即差天共地。

話又說回來,最後有一點我想澄清,就是corporate finance界真係冇靚仔的!我亦冇見過有如Philip的i—banker;所謂有Plan ABCDE呢點都好fictional — 原諒我,我真係半個都spot唔到。

而現實中如果有Daisy Wong在做IPO,相信我,佢無可能keep住腳踏Jimmy Choo優雅行走中環。學我老闆講句:「嘩乜做到甩x晒色嘅你。」

次女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4月27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