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次標題引用唐代詩仙李白《將進酒》中的名句。李白好酒,然而仕途失意,懷才不遇。轉而以酒會友,一醉解千愁。

筆者最近轉了髮型師,當他得知我是大律師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哋啲律師係咪好似電視嗰啲咁日日4、5點就收工去happy hour?」閱讀過我們文章的讀者都會知道,大部份律師,尤其是我們一班新晉律師及大律師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當然不會每天去happy hour!然而,法律界亦有很多人好杯中物,我們該如何平衡?

首先利申,本文並不鼓勵飲酒過量,適當的social drinks有助我們從繁忙的工作及沉重的壓力中放鬆一下身心,亦可以讓各人從這個階級觀念頗重的界別中放下身份,一同對飲。如每年由大律師公會主辦的大律師晚宴和由新晉大律師委員會主辦的酒會,都會有很多同業出席,當中更不乏資深大律師及法官。

筆者有位師父在行內以「食客三千」而著名。還記得當初他約我到其辦公室面試,我準時到達後,他劈頭第一句便是「你飲唔飲酒架?開支一齊飲啦!」說罷便指示我從他的雪櫃內拿出1支白酒。我戰戰兢兢地開了那支白酒,先為他倒了1杯,再給自己來了1杯。之後,面試非常輕鬆愉快,我亦順利成為他的徒弟。師父人緣極佳,每天工作後,會有不下十人到訪,跟我們摸酒杯底,談談天。聖誕前的某天,師父回去後,我和辦公室內的大律師留在房內聊天。突然,房門被開,1位行內極具聲望的資深大律師步進。他一臉肅穆,極具威嚴,不怒而威。我們幾個本能地站起來,招呼他上座,默不發聲。之後我們為他倒了1杯酒,酒後,我們終於知道他突然到訪的原因。原來,他記錯了我們Chambers聖誕派對的日子,早了1個星期到來!我們都忍俊不禁,在他的司機來接他前,我們得以和他對飲,他亦分享了一些趣事和經驗。

另1個師父的Chambers更會每個星期五下午6時後有happy hour,在會議室內放幾支酒和一些小食,由暑期見習生到資深大律師,大家無分彼此,分享着過去1星期的工作,甚至會於酒會中解決一些彼此的矛盾和不快。

只是,當1個普通人飲酒過量會變成1個「冇咗靈魂嘅人、1個壞咗嘅人」時,1個大律師、甚至法官醉酒上庭,便不是開1個記者招待會宣佈停工便可以解決的事。

題外話:「壞咗嘅歌手」開記招的地方正是上星期法政匯思舉行「法治報告2018」發佈會之地。香港首份法治報告上線了!中英雙語版本請到法政匯思facebook專頁參閱。無錯!筆者在蘋果賣廣告,歡迎某國家領導人轉發!

言歸正傳,2004年,1名外籍大律師在庭上醉酒鬧事,無故戴上墨鏡、把玩大律師假髮、更多次打斷法官宣讀判詞,拍手大笑。最後他被罰停牌。法官醉酒則非常罕見,都是回歸前的事。最著名的是1名外籍裁判官出庭時未酒醒,步履不穩,未走到官席已倒地不起。他其後離開司法機構,最後於渡海小輪上猝死。

前車可鑑,奉勸各位飲酒量力而為,喝得其所,才能體會「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4月2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