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怡東酒店,終於結束其酒店生涯,並將會改建為一座商業大廈。‬

過去的幾個星期,很多香港市民都專程到訪怡東,希望在其結業前留下回憶,例如到其著名粵菜怡東軒,又或曾是有非常出色的爵士樂的雙城吧,甚至只是在酒店大堂拍照留念。

其實香港其中一個非常著名的民事訴訟案例,亦正與怡東酒店的大堂有關(註)。話說於香港回歸當年的‪10月1日‬,有一位怡東酒店的顧客,在進入怡東酒店前的側門外,聲稱被地板上的水滑倒,該顧客於是向怡東酒店提出民事索償,指怡東酒店因為疏忽而導致她滑倒並受傷。

怡東酒店在高等法院的原審被判敗訴,需要為傷者作出賠償。怡東酒店不服,提出上訴。上訴庭在2000年,以大比數推翻原審之判決,指出怡東酒店對原告的責任並非絕對,而當時怡東酒店已經執行所有切實可行而合理的措施,去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給到訪人士。

上訴庭亦於該案中,清楚指出應如何分析場地管有人是否有履行其責任,去提供一個安全可用的環境的考慮因素,例如即使意外發生當日,是人流較多的國慶日,再加上下雨,怡東酒店又是否因此而需要於每一個入口都安排有員工站崗保持地面乾爽。這案例讓一眾處理民事訴訟,尤其是人身傷亡的律師有案例可依,清楚明白要如何去分析案件,提供法律意見給客戶。

這就是普通法獨特且美麗的地方,法官在判決時都是會參考以往的案例,而且上級法院的案例對下級法院有約束力。因此社會大眾對法庭處理相關案件時都可以清楚知道法庭要考慮的因素。某程度上亦因為這一種清晰的指引,使香港的法律制度能給予大家莫大的信心。

有人說,怡東酒店的結業,就好像一個時代的終結。是的,怡東酒店見證的,是香港非常輝煌的年代,一個講求以常理做決定的社會,不會出現15億元的行人天橋或2億元只為方便拜山而且只有20米長的行人隧道;也沒有前特首因為私人恩怨不停批鬥報紙的廣告客戶;更不會見到富豪迫不得已要以司法覆核讓市民清楚知道政府所推的修例有多可怕等這些荒謬的事。

也許我們真正需要懷緬的,是那個香港人都能安居樂業的年代,及那個曾經令香港人都相信真的會有五十年不變的政府。
 
註: Cheung Wai Mei v. The Excelsior Hotel (Hong Kong) Ltd. t/a The Excelsior (22/11/2000, CACV38/2000)

荒唐鏡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4月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