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突然修訂《逃犯條例》,將原本未能與香港達成長期移交協議的中國大陸,容許以單次個案式移交,「明渡陳倉」開缺口的修例惹來法律界怒轟。法政匯思成員昨亦有上街遊行,直指修例後遺影響深遠,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強調一旦配合稍後《基本法》23條立法,港人有機會可能因為觸犯23條而被送返內地受審,呼籲巿民留意修例細節,「內地一日未有一個公平審訊、一日司法制度未完善,我哋都唔應該咁輕易將(引渡逃犯)門戶打開」。

更大誘因令商罪逃犯匿港

吳宗鑾昨與組織成員上街遊行,斥政府至今未完全解決公眾憂慮,改動亦未能真正保障商界,因為不少未被剔除的罪行,商界和巿民都有可能觸犯,「感覺上政府純粹係做一個假動作,對呢件事完全幫助」。法政匯思另一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則指修例褫奪立法會原有就移交逃犯個案的監管權,政府所說的「保障只會更多不會更少」並不正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雖然堅稱法庭會把關,但他指法庭只會審視提出一方所交的證據是否構成表面證據,只要構成就會同意引渡,顯示把關作用根本不足。

大律師公會執委石書銘則於港台節目《城市論壇》指政府明顯偏幫商界,但指即使剔除九項罪類,商界所感受到的安心也只會是「虛幻的安心」,因為一個行為可在法律上構成不同罪行,政府仍可用保留的罪名提出指控。他又指政府稱不想香港成為逃犯天堂的說法是「可圈可點」,因為剔除九項罪類後,有更大誘因令商罪逃犯在港匿藏。他亦認為香港法庭把關能力有限,若港府和請求移交方確認法庭交件就可引渡逃犯,毋須確認內容真偽。

(原文載於2019年4月10《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