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act upskirting law to plug loophole, Hong Kong’s Law Reform Commission tells government

Hong Kong’s Law Reform Commission has called on the government to enact new laws on voyeurism and upskirting to plug a legal loophole left open by a court ruling that a “one-size-fits-all” charge no longer applies to offenders who use their own devices.

吳宗鑾談《逃犯條例》﹕政府不應把民怨扭曲成誤解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出席香港電台31台節目【左右紅藍綠】,討論政府把修訂《逃犯條例》造成的民怨扭曲成誤解。

The “Occupy Central 9” Cases: Rule of Law or Rule by Law in Hong Kong?

On April 9, 2019, a Hong Kong district court convicted three leaders of the civil disobedience campaign “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 (OCLP) and six other local pro-democracy activists on various public nuisance-related charges.

從判刑看公民抗命的界線

法政匯思召集人、執業大律師吳宗鑾有相似看法。他認為不需要有悔意也可以緩刑方式處理。他說,本案法官較為着眼於被告人的悔意,這非英國上訴庭的討論重點—法律對人權如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保障:「案例所講的是我們應該要尊重和平示威的自由,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權利。雖然違法,但始終目標是公民抗命並非為了自己,用和平方式去做示威,所以盡量不應該判監禁式刑罰。」

民陣:13萬人遊行 警方:2.28萬人 創林鄭上任新高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表示,對今天的遊行人數感到鼓舞。他指根據中國刑法,中國一直擁有域外司法管轄權,即有任何人在全球任何一個角度都可觸控中國刑法。

【4.28上街】13萬人遊行反惡法 警稱最多僅2.3萬

香港陰晴不定,面對「送中」惡法壓頂,港人對前景也越來越忐忑;政府藉台灣殺人案和堵塞法律漏洞之名,修訂《逃犯條例》,使港人免被「拉返大陸」的保護網失效。繼3.31反惡法遊行,民陣今日(28日)再發起遊行,要求港府撤回修例,原定下午4時出發,但提早20分鐘起步。人潮無懼28°C高溫和曝曬,不但逼爆銅鑼灣街頭,甚至倒塞港鐵站內。警方亦曾開放軒尼詩道3條行車線,疏導人流,惟後來收窄,大批市民在龍頭出發後2小時才起步。而龍頭在下午5時半才抵達終點立法會,並在示威區集會,龍尾至晚上7時47分抵達。民陣宣佈有13萬人遊行,遠多於3.31那次的1.2萬人,惟警方稱今次最多僅2.3萬人。

【法政巴絲】同中共鬥長命

做IPO law firm,有個practice叫坐printer。間公司臨入表申請上市前,所有teams就會去專印招股書嘅公司度,俗稱printer,沒日沒夜的困獸鬥咁做,直至成功向聯交所入表。

朝十朝三、甚至通頂喺printer睇日出食埋麥記早餐先返歸沖個涼嘅生活,就係咁樣過咗兩個禮拜。中五那年讀的王迪詩做IPO的生活,冇諗過有朝一日我會誤打誤撞(誤入歧途)地在演出那個虛構的王迪詩的日常。

忍一時與退一步

傘後案件、國歌法、檔案法、資訊自由法、回魂國教、廿三條。在一連串疲勞轟炸之中,港共政府非常盡責地借一宗謀殺案、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乘機再度削弱香港人苦苦持守的法制。太多有識之士點出了《逃犯條例》的魔鬼之處,在此不贅。惟最蹊蹺的是,台灣當局表示他們多次聯絡港府希望尋求解決方案,但一直沒有得到回應和協助。台方亦公開指出他們不認同香港有修例的必要,相信可有其他節衷方法處理這單一案件。港府則一直充耳不聞,反而使出情緒勒索,將政治任務建築於受害者家屬的傷痛之上,更是陷事件中所有相關人士的不義。

普通法可以是欺壓人民的工具

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楨在他的退休告別儀式上,除了客氣說話及對身邊人表達感恩外,還特別指出,普通法是一種變化多端的權力,除非妥善運用人權法適當控制,普通法可被用作欺壓工具。他提出了警告︰單靠實施普通法,無法保障法治在香港得到延續。普通法可以被誰用作欺壓的工具呢?鄧官沒有明言,但答案昭然若揭 — 能夠濫用普通法欺壓人民的,除了當權者、執政者,沒有其他可能。

【法政巴絲】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筆者最近轉了髮型師,當他得知我是大律師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哋啲律師係咪好似電視嗰啲咁日日4、5點就收工去happy hour?」閱讀過我們文章的讀者都會知道,大部份律師,尤其是我們一班新晉律師及大律師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當然不會每天去happy hour!然而,法律界亦有很多人好杯中物,我們該如何平衡?

在佔中九子判罪後,發表法治報告

筆者最近深有體會,理解是什麼導致我們易於善忘。被眼前時局牽著鼻子走,自然無心裝載舊日煩事,畢竟今天的變化,比以前更急更兇。今天都顧不上,何談昨天?

【法政巴絲】「不誠實」嘅法律

2019年4月4日,終審法院頒下律政司司長訴鄭嘉儀及其他人FACC 22/2018嘅判詞,正式K.O.檢控萬能key「不誠實取用電腦」(《刑事罪行條例》第161(1)(c)條)嘅洪荒之力,裁定一個人用自己嘅電腦,唔算「取用」電腦,所以唔會犯「不誠實取用電腦」罪。

首份香港法治報告已公布!(Launch of Rule of Law Report)

在此報告,我們概括了2018年度影響香港法治的事件,提供法律分析,並向政府及其他持份者作出建議。(Great thanks to our team and media friends for making the launch of our inaugural Rule of Law Report a success! In our Rule of Law Report 2018, we record events which affecte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in 2018, provide legal analysis of the same, and make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government and stakeholders.)

不是笑話

「大劉」劉鑾雄於4月1日針對《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訂議案提出司法覆核,擔憂修訂議案一旦通過,他將被引渡到澳門為當年在歐文龍貪污案被定罪服刑。時值愚人節,看到此則新聞難免有「你都有今日」的快感。可惜,作為無特權、無勢力的升斗市民,大劉的煩惱,並不是我們能冷眼旁觀「食花生」的笑話,而是與我們的人身安全和基本人權有切身關係。

【法政巴絲】97年意外索償案成經典 一個時代的終結?

‪銅鑼灣怡東酒店,終於結束其酒店生涯,並將會改建為一座商業大廈。‬

大律師指港法庭把關力有限

政府突然修訂《逃犯條例》,將原本未能與香港達成長期移交協議的中國大陸,容許以單次個案式移交,「明渡陳倉」開缺口的修例惹來法律界怒轟。法政匯思成員昨亦有上街遊行,直指修例後遺影響深遠,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強調一旦配合稍後《基本法》23條立法,港人有機會可能因為觸犯23條而被送返內地受審,呼籲巿民留意修例細節,「內地一日未有一個公平審訊、一日司法制度未完善,我哋都唔應該咁輕易將(引渡逃犯)門戶打開」。

劉鑾雄申覆核恐遭疑犯利用 張國鈞料法庭不接納

立法會將於本周三(3日)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進行首讀,早前被澳門法院裁定行賄及洗黑錢罪成的華人置業前主席劉鑾雄,今(1日)就修例尋求司法覆核申請的許可。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楊嘉瑋表示,一般情況而言,司法覆核案不會影響或叫停修例,除非申請人向法庭申請禁制令,以暫緩立法會辯論,惟此案有機會成為將來被引渡人士向法庭申請人身保護令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