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各位看官對周星馳的經典電影《審死官》不會陌生。但為顧及年輕讀者,以下將簡介劇情(警告:以下段落含劇透內容,不喜者請跳到第三段繼續閱讀)。

劇中周星馳飾演狀師宋世傑,一天巧遇婦人楊秀珍。她的丈夫遭姚大夫婦害死,但姚氏夫人乃山西布政司之妹,他包庇二人。宋世傑代為討回公道,案件最後由三司會審,包括山西布政司,後者更賄賂會審的其他官員。於是宋世傑在庭上巧妙地把內幕揭穿,並怒告主審官員們,其中告山西布政司縱妹行兇,知法犯法。

片中的情節當然誇張了,只要奸官們修改和引渡有關的條例,即可把楊秀珍帶回山西,安一個謀殺親夫罪名,先斬後奏,為所欲為!廣州衙門還有甚麼可留住楊秀珍?任宋世傑再聰明亦只能收手,戲中的奸官不夠奸也!

可幸現實中——雖然不知還有多久——但我們仍然享有司法獨立,法官絕不可以偏頗。英國高等法院皇座法庭(King’s Bench)在1923年定下的著名案例R v Sussex Justices, ex parte McCarthy [1924] 1 KB 256說明了一切。該案中,一名鐵騎士被控危險駕駛罪。當時,法院的書記原來是一間律師樓的職員。該律師樓正代表意外中的傷者控告鐵騎士。其後鐵騎士被定罪,得知法庭書記的利害關係後,鐵騎士就其定罪上訴。雖然原審法官們均以誓章表明在判決時並無受書記影響,但上訴法院還是基於自然公正(Natural Justice)原則撤銷定罪,即如果一個人在作出決定時可能產生偏見,這人便不應參與決策。首席法官Lord Hewart留下了一句名言:「公義不止要得到彰顯,還要被看見得到彰顯。」(原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 undoubtedly be seen to be done.)

最近,一宗與宗教人員有關的案件出現突破性發展。主審的高等法院暫委法官林定國資深大律師向原告和被告披露自己收到一封私人電郵,該電郵內容是透露案中被告的品格良好,發出者憐憫被告的處境,希望法庭可以保護教會聲譽並調解雙方。而發出電郵的,是一個資歷頗深的大律師。更甚者,他是暫委法官的事務所(Chambers)內的大律師。這做法當然十分不理想,雖然發出者可能是出於好意,不忍看到所屬教會受官司影響,但卻難免令人有影響法官獨立的感覺。最後,暫委法官還是決定不再主審該案,他又說雖然自己有信心能作出公平裁決,但他亦只是一般人,可能會犯錯,甚至高估了自己,可能會不自覺受到電郵影響。

其實,司法機構明白市民對法官的行為操守有很高的要求和期望。因此,除了定期舉辦講座外,還有共36頁的《法官行為指引》。當中有表明若訴訟人、重要證人或代表律師的關係是(1)配偶(或家庭伴侶)或(2)至親(即父母、兄弟姊妹、子女、女婿或媳婦),運用「表面偏頗的測試」,法官應該取消自己的聆訊資格。這裏並不包括法官與律師是師徒或同一事務所的關係,因為若果這也要避嫌,應該有很多案件會找不到主審法官!

《法官行為指引》中亦列出很多避嫌的指引。當然,我們身為法律從業員,甚或普通市民,都不應對法官作出任何有機會引起偏頗的行為。司法獨立是要靠所有人一起維護的,不然,就只有「審死官」了。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3月1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