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上星期出席跨國律師事務所X舉辦的酒會,慶祝由合夥人M領軍的近40位律師,今年初一起由另一跨國律師事務所R轉會到X,幾乎是香港業界有史以來最大型的「遷徙」。

聽說M團隊轉會,主要是因為R的結構,令他們因避免衝突而推掉很多的生意。

概括來說,避免衝突的意思,即除非各個客戶同意,同一律師不能同時代表原告和被告、或買家和賣家、或任何有利益衝突的幾方,以免造成實際或觀感上的偏袒,確保公義得到彰顯。

經過早幾年的併購後,R基本上已變成由美國方面掌舵,而美國避免衝突的要求愈來愈嚴格,令M的客戶或潛在客戶很多都被「conflict out」。例如,M自2010年左右開始,已在香港代表客戶D控告某跨國銀行,律師費收入穩定,D也非常滿意M的表現。但由於R的紐約分行早在2005年起已代表該銀行,而該銀行在2016年開始要求R在全球所有的分行也不能代表任何對該銀行不利的客戶,令M要停止代表D。

後來,M團隊得知,R的紐約分行所謂代表該銀行,原來只是在該銀行的其中一個律師事務所小組中列名,而事實上R的紐約分行一直都處於「備用」狀態,每年只會收到象徵式的律師費。即是說,因為R紐約分行1元的生意,R香港M團隊要放棄100元的生意。如此的情況不停出現,令M團隊眼白白送走很多生意,不得不另謀出路。

聽說M團隊現在加盟的那間X,起源於澳洲,與M的客源無甚衝突,所以應該(暫時)不會出現衝突問題。

說回衝突。聽說有些跨國大企業大銀行,很喜歡成立律師事務所名單,邀請大量優質律師事務所參加,美其名是預早篩選,好讓日後有需要時可即時聘用名單中的律師事務所。事實上是為有關律師製造潛在衝突,令他們不能「倒戈」。上文中客戶D的故事可能就是一個例子。

又聽說,香港有些事務律師,喜歡一接到案件,便四處找大律師作初步諮詢,同時強行把案情告知有關大律師,目的是為那些大律師製造潛在的衝突。如對家事務律師想聘用那些大律師,大律師必須申報他們已被另一方初步咨詢,並被提供案情,而由於必須避免有可能偏袒的觀感,有關大律師很多時都會避嫌不接有關案件。

對於上述大企業大銀行及事務律師的卑鄙行為,筆者非常不齒,但同時,筆者相信如此賤格、會濫用衝突的人始終是少數。避免衝突始終是業界(包括法官)公認貫徹法治精神、公義得到彰顯的其中一環,相信大家都會繼續盡力謹守這個原則,捍衞香港的法治。

註:以上內容為真人真事改編,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Mira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3月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