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8度聲線)大家好,我係法政匯思嘅寶福山雅治。我今日所推介嘅書,係余叔韶先生嘅《與法有緣》。呢本書係講一個小朋友,喺牛津大學深造,其後成為一個大律師嘅故事。呢啲故事,雖然講唔出咩大道理,但係,我睇完之後,覺得非常之有親切感。所以我高度推介呢本書,畀各位小朋友細閱。而我推介嘅另一本書,就係《Tales from No. ‪9 Ice House Street‬》。呢本書,佢用咗一個好得意,同埋自傳形式去講述我哋嘅法律制度,喺50年代,係點樣運作。而佢本書,係有好多角色,係好似電影咁真實。同埋,佢仲講述埋,我哋嘅殖民地政府係點樣運作嘅。所以,係非常之有趣㗎!所以,我亦都高度推薦呢本書,畀各位小朋友細心閱讀。」

余叔韶先生生於1922年8月22日。其父余芸先生,亦出身牛津大學,回港後任漢文師範學堂校長,其後官至漢文視學官。余叔韶先生於1946年跟隨父親腳步,入讀牛津大學。完成學位後,於林肯法律學院通過大律師資格試(為該試首位能夠在一年內通過所有考卷的學生)。最為人所知的是余老先生於1951年回港後加入當時的律政署檢控科,成為本港首位華人檢察官。其後有感華人與洋人在公職福利中有不公平的待遇,於是毅然辭去檢察官一職,成為私人執業大律師。余老先生於上月12日離世,享年96歲。

本文首段雖調侃味濃,但筆者十分喜歡《與法有緣》的譯名。余老先生有緣生於一個書香世家,因緣於牛津大學第二年轉修法律。雖然在律政署受不公平對待,但亦因此留下大量故事給後輩們學習。筆者當然沒有親身接觸過余老先生。他於1987年起停止接辦案件,當時筆者都不知自己在哪裏!

但今天,筆者能在這專欄與各位看官交流亦是「與法有緣」。遙想當年,筆者自恃有一點(不多,一點而已)小聰明,懶散不已。終於,入讀英文中學後成績一落千丈,更於中‪二時‬考獲全級第八(由尾數起),留級收場。之後筆者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中四選修文科後成績猛進,開始思考自身將來時,覺得法律也許不錯。當時,中學圖書館只有一本法律書籍,英文老師留意到我閱讀該書後向我推薦余老先生的兩本著作。正是閱讀過這兩本書後,我才立志成為一位大律師。

余叔韶先生是本港公認的法律界泰斗,因為他的著作令法律界多了一位寶福山雅治!(OKOK,唔好噓!)實情是,余老先生一手協助‪香港大學創辦法律學院‬,亦是眾多法律界中流砥柱的師父、師公,例如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陳兆愷、資深大律師郭慶偉和前高等法院法官任懿君。很多人都知道,他亦曾資助李柱銘資深大律師讀書,更要求他將來有成就時要資助他人!

余老先生雖已乘黃鶴去,但其所留下的,除了超卓的盤問技巧和一個個傳奇故事外,亦有其崢崢風骨,包括因待遇不公而辭任公職、三度拒絕政府委任其為法官和拒絕申請成為御用和資深大律師。此後,我們只能在書中緬懷余老先生,我亦會不時翻閱,提醒自己勿忘初心。

余老先生,謝謝您!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2月2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