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鍾定英】

己亥豬年之始,鄉議局即為香港求得一記中籤:「石田為業喜非常,畫餅將來未見香;怎曉田耕耘不得,那知餅食不充腸。」意之所指眾說紛紜,有人說是來歷不明的「明日大嶼」計劃,有人想起醫院派發燒賣、魚蛋為前線醫護打氣一事。說起魚蛋燒賣,自然又聯想起早兩年的「魚蛋革命」,當中被捕罪成的人很多才剛開始服刑。

派魚蛋打氣一事聽來無稽,卻是醫療系統幾近癱瘓下的藥石亂投。前線醫生指出問題根源為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隨即重燃如何看待新移民的討論。數年前,正是資源過荷製造中港矛盾並孕育「蝗蟲」論、「鳩嗚團」及出現排外色彩的本土主義,間接地也可能是旺角騷亂的遠因。

筆者無意評論本土思潮還是「左膠」孰是孰非,只想各位捫心自問:這些年來,香港在這些問題上有甚麼革新?香港人又有甚麼長進?留意,追求卓越不代表「發展就是硬道理」。政府大灑公帑硬推基建,高鐵、沙中線等頻頻出事,代價卻是令香港一直引以為傲的法治以及工程質素蒙上陰影。

不知何時,香港已有一種破窗效應:很多人眼見香港今非昔比,自己就藉詞偷懶,連「打好呢份工」這個基本的標準都無心達到。沙中線工程的調查委員會仍未有最終結論,拙筆在此評論太多當中的責任並不適宜。然而,即使法律上沒有責任要盡善盡美,工程上下總有人其實可以做更多。

前線醫護過勞早已街知巷聞,難道醫管局高層當自己在打機、幫隊伍「補給打氣」就可以扭轉乾坤?供不應求本是高中讀經濟的學生也懂的答案。除了加床位及加自己人工外,主事的高層就沒想到要有更長遠的規劃嗎?

就當問題觸及人口政策,超出醫管局本身的職能,政府的治理班子難道就看不到這個香港的整體問題嗎?起碼,很少人理解為何政府覺得財政預算有任何理據削減醫療開支,筆者懷疑主事人自己也理解與否。故勿論民主改革停滯、政府欠問責性的結構性問題,就當是主事官員先天的才能有限,施政連番失誤又是否反映政府內部因循苟且,有建設性的意見無法向上傳達呢?

見微知著,縱觀以上,顯然香港上樑不正下樑歪,在位者都愈發自私而短視:長遠的問題不是自己的問題,既然將來出事時自己已經解甲還鄉,為何現在要用心做好份內事?我不知道壞人有沒有報應,但尸位素餐的人一事無成,就如畫餅不能充飢一樣,是人不可違抗的自然定律。

主權移交後香港不再受殖民主的指使,「當家作主」後卻像是突然不受父母管教的年輕人,今朝有酒今朝醉,進入了迷失的廿年。小時聽說人到中年就應追求榮譽、要名留青史,不應滿足於物質生活。新一年,香港也似乎是時候要大個仔、大個女了:尤其是身處高位的香港人,就算不求做到最好,起碼尊重自己專業*,尊重自己,好嗎?

* 在心智上,人生一帆風順的嬰兒潮一代(baby boomers)可能比起歷經挑戰的年輕人更為「年輕」。
** 職業無分貴賤,有心做、做得好的就是專業。

(原文載於2019年2月8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