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各位讀者看到本文時,筆者已經離去……到日本度過6天的假期。沒錯,大律師實習時,除公眾假期及周末外是不能放假的。現在,手頭上的工作亦已完成得七七八八,終於可以出走一下。雖然某富二代曾說「睇少啲戲,去少啲日本」便可順利上車,但據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所言,香港人會有120歲命,筆者還未到30歲,不用急著上車吧!

回歸正題,先拋拋書包。本篇標題改自《詩經.大雅》之首篇《大雅.文王》中的「王國克生,維周之楨」。此詩用以歌頌周文王姬昌,而這兩句意指王國得以長期發展,有賴一眾賢士,乃周國之棟樑。以此句為名的有清末國學大師王國維先生。原來,王先生初名國楨,亦用了同一言句來命名。國楨一詞引申意為國家的支柱、棟樑。聰明的看官或已猜到,本文希望談談剛退休,轉任本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鄧楨法官(The Honourable Mr. Justice Robert Tang)。(註一:鄧法官又名鄧國楨)

鄧法官1947年生於上海,1969年畢業於英國伯明翰大學,及後在英國獲得大律師資格。回港後師承御用大律師韋文南,於1970年在香港獲大律師資格。其後私人執業,於1986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其後,於2004年成為高等法院法官,最後在2012年獲委任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

在法律界資歷極淺的我,只曾在跟師傅時在鄧法官席前申請過一次上訴許可。但印象中,鄧法官為人親和、極具司法風度,且精通法律。

筆者有位已退休的高等法院法官世伯,正正是鄧法官的徒弟。他告訴我,鄧法官的大律師生涯中只收過7位徒弟,他們之中包括終審法院的馬道立首席法官、其妻子,上訴法庭袁家寧法官及上訴法庭楊振權副庭長等等,可謂粒粒皆星。世伯經常告誡筆者要向鄧法官學習,他亦一直以鄧法官徒弟的身份自豪。但不講不知,鄧法官除了精通法律外還精於「十三張」和Mastermind遊戲(中譯珠機妙算)!

2018年10月22日,終審法院為鄧法官舉行退休前的法庭儀式。當日,筆者亦跟隨師傅到場。師傅曾跟我們分享一個和鄧法官有關的故事。當年,師傅初出道,有一宗案件正是由鄧法官帶領師傅處理。師傅第一次拜訪鄧法官,戰戰兢兢地叫道:「Mr. Tang。」豈料,鄧法官回應一句:「Call me Robert!」及後,更親自帶著師傅參觀其辦事處,又把其他大律師介紹給師傅認識。

2019年1月4日大律師公會年度聚餐中,鄧法官獲大律師公會終身名譽會員資格(註二:係各位批嘅!)。當晚,鄧法官亦親自走訪每一枱並和會員們合照留念。

不得不提,聚餐當晚,李柱銘資深大律師的演說令台下不時傳來大笑及歡呼聲!以下為意譯李資深大律師演詞的其中一段:「當年,我開始從政是『鄧仔』鼓勵的。後來發現,當我因參政而變得忙碌時,我的案件全去了『鄧仔』那邊!可是,現在的我還可以打官司,但你不能(註三:區域法院以上的法院法官是不可以再次私人執業的),我是笑到最後的那個!」

筆者謹在此祝這位「港之楨」退休生活愉快,身體健康!

最後,在筆者下筆之日法律界傳來噩耗。另一位本港法律界泰斗余叔韶先生離世,享年96歲。筆者正正受其兩本著作《與法有緣》及《法訟趣聞 – 雪廠街九號的故事》感染而加入大律師行列。希望余先生安息,下篇將跟各位分享余先生的故事。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1月1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