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香港客,牽涉香港同大陸嘅民事官司,有一日,大陸律師話收到大陸法官電話,指佢(大陸法官)同對家傾過,覺得咁咁咁,叫我哋個客考慮和解。我問大陸律師有冇咩相關文字紀錄,佢話冇,又話大陸法官分別打比各訴訟方討論案情,喺大陸係普遍嘅做法。
 
跟住我同個客同大狀開會討論,個客即刻彈起,話:「咁都得?咁我點知個官同對家傾咗咩呀?好唔公平啫!」我心裡表示認同,同時解釋比個客知:「唔好意思,作為香港事務律師,我都唔係好明大陸個司法系統點運作。」我哋都未嚟得切對應呢個和解建議,大陸律師又忽然收到傳票,叫佢‪三日後‬上庭,而傳票係完全冇講上庭做咩,亦冇講有咩其他訴訟方會去。大陸律師又話,咁喺大陸係普遍嘅做法。
 
大陸律師上完庭大概‪10日後‬,就庭上討論嘅事寫咗份情況說明書畀大陸法庭。之後嗰日大陸律師收到由對家派遞嘅判決書,判我個客輸,而判決書日期係早過情況說明書嘅。即係話,我哋個客喺有機會詳細回應庭上討論嘅事之前,大陸法庭已經喺冇任何通知之下,頒下判決書並通知對家,而對家又隔咗好幾日先送份判決書畀我哋大陸律師。而家我哋考慮緊係咪上訴,定係喺大陸司法系統呢個我哋(似乎包括大陸律師)都唔識玩嘅遊戲裡面投降。
 
其實我唔應該覺得驚訝嘅。新聞都有講啦,大陸人權律師王全璋,被拘留三年,期間家人律師都不能探望,而忽然間大陸法庭又喺去年12月進行秘密審訊,唔知幾時會判。大陸方面話王全璋案係合法合規公平處理,佢嘅審訊權益仍獲完善保障喎。我唔識大陸法制,只能話從香港律師嘅角度,我唔理解個機制有幾公平個保障有幾完善。

老實講,以前睇新聞講大陸司法制度點樣,針仲未拮到肉,我都冇咩感覺。今次呢個客嘅經驗,令我醒悟原來唔係淨係維權律師先要面對大陸咁「公平」嘅司法制度,一般民事案嘅制度都係好「公平」嘅。
 
可能你會話,咁我唔惹大陸官非咪得囉!但今時今日有邊個香港人會完全同大陸冇商業同其他來往?你又點保證冇人喺大陸告你?

仲未拮到肉?新聞話去年12月有內地法官同法警(即貌似不是《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中指明的「內地派駐機構」)喺西九內地口岸區拉人喎。仲有西九龍站內地口岸非禮案嗰單。簡單嚟講,支針已經擺咗入你屋企,幾時同點樣拮到你就真係唔知。
 
另,以上個案為真人真事改編,如有雷同,實屬不幸。

Derrica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9年1月1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