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