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方翊(法政匯思 )

袁木死了。然而,借用他當年對六四鎮壓的說法,也許袁木根本「沒有死」。其實我本來不認識袁木(六四發生時,我還是一個小屁孩),直至他死去了,上了新聞,我才知道他的一二。六四(就像其他敏感的政治話題)一直在內地是禁忌,內地大部分人全都不知道六四這件事情,更不用說真相了。曾經,我的一位朋友在內地公幹時與內地認識的朋友提起六四,該位內地朋友指他完全沒聽過這件事,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我的朋友忍不住翻牆搜尋了六四鎮壓的圖片出來。內地朋友看後震驚得靜默了,然後⋯⋯當然是以後再不跟我的朋友來往了。

道德告訴我們,謊言是醜惡的,但真相的面目往往比謊言更令人難堪和難以接受。有一句很出名的電影對白,出自電影 A Few Good Men (中譯《義海雄風》),湯告魯斯飾演的律師向積尼高遜飾演的軍官要求知道真相( “I want the truth” )時,積尼高遜回答「你承受不起真相!(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想知道真相,與是否接受真相是兩碼子事。

前一陣子和法律學院的舊同學聚會,互相交流一下近況,得知不少律師行近年都出現人才流失的問題。在朋友K工作的外資律師行,一年內有超過一半年輕律師因為超長工時和某幾位令人聞風喪膽的合夥人而離職。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律師行合夥人們當然知道這道理。為了留住還未「跳船」的律師,律師行從內部進行了改革,讓律師可以更自由地向合夥人反映對於工作或待遇的意見,亦針對律師的意見執行了一些改善待遇的措施,包括改善合夥人的態度。後來,離職潮便穩定了下來。

反觀朋友P所屬的另一家律師行,也是在短時間內流失了不少年資較淺的律師。離職的律師們曾經要求公司增加人手和改善薪酬待遇,卻不得要領,於是辭職。然而,在律師們請辭時,律師行的合夥人把辭職歸咎於年輕律師穩定性低,甚至視辭職為背叛公司的表現,與即將離職的律師鬧得很不愉快。朋友P轉述他的前同事說,有合夥人問他,他辭職的真正原因是什麼?他心裡想:我們一早就說過了,而你不願意接受,現在再問又有何用?

原文載於2018年12月20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