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真相

袁木死了。然而,借用他當年對六四鎮壓的說法,也許袁木根本「沒有死」。其實我本來不認識袁木(六四發生時,我還是一個小屁孩),直至他死去了,上了新聞,我才知道他的一二。六四(就像其他敏感的政治話題)一直在內地是禁忌,內地大部分人全都不知道六四這件事情,更不用說真相了。曾經,我的一位朋友在內地公幹時與內地認識的朋友提起六四,該位內地朋友指他完全沒聽過這件事,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我的朋友忍不住翻牆搜尋了六四鎮壓的圖片出來。內地朋友看後震驚得靜默了,然後⋯⋯當然是以後再不跟我的朋友來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