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下稱「孟」)因涉嫌詐騙金融機構在加拿大被捕,引起了一場不小的外交風波。撰寫本文時,孟晚舟在溫哥華的保釋聆訊還在進行中,法院是否會給予孟保釋很快就會有分曉。(編者按:加拿大法院周二批准孟晚舟以1000萬加元資產保釋,其他保釋條件包括:須交出護照,只可在限制區域內活動及遵守宵禁,以及在腳踝上戴GPS電子腳鐐裝置等,詳見另文

加拿大(除魁北克省)和香港同屬普通法體系,有許多法律原則相通,保釋也不例外。那麼,普通法體系下的保釋到底是什麼回事?獲得保釋候審是否被告人的權利?如果是的話,為什麼不是每個候審的被告人也可以獲得保釋?法庭到底是根據什麼準則來批准或拒絕保釋呢?

被告人申請保釋,是因為希望在下次聆訊或案件正式審訊前暫時獲得自由。在法律面前,任何人在法庭經審訊定罪以前,都假設是無罪的,即無罪推論原則。既然假設無罪,那麼除非有合法的理由,法庭就不應該剝奪被捕人士的人身自由。何謂合法理由?如果法庭認為被捕人士很有機會畏罪潛逃;或在保釋期間犯罪;或干擾證人或妨礙司法公正,法庭就可以拒絕被捕人士的保釋申請。

獲得保釋是被捕人士的權利,就香港而言,這權利得到《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保障。[1] 儘管這並不是一個絕對權利,法庭只會在有強烈的客觀理據支持下(而不是考慮公眾對被捕人士的看法或感覺),才會對其加以限制。

保釋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由執法機關(如警察、海關或入境事務處等)給予的,另一類則是由法庭下令給予批准。就前者而言,執法機關在拘捕疑犯後,如果不能在一個短的時間內(香港而言是48小時)將被捕人士帶上裁判法院提訊,就應該給予被捕人保釋。執法機關選擇給予保釋而不將被捕人士在限定時間內帶上法庭,一個常見的理由是執法機關需要更多的時間完成調查。不過,如果案情嚴重或被捕人士有較大的機會畏罪潛逃的,執法機關就會把被捕人士帶上法庭,由法庭決定是否給予該被捕人士保釋。

另外一種情況,就是執法機關先給予被捕人士保釋,然後才在一個較後的時間正式落案檢控有關人士,並著該人就有關案件按期到法庭提訊。有關人士的保釋同樣會在提訊時由法庭決定。

在考慮是否給予保釋的時候,法庭主要的考慮為:

(一)有關控罪的嚴重性及被告人可能面對的刑期(控罪越嚴重、刑期越長,潛逃的機會越大);

(二)被告人有沒有棄保潛逃的前科(有前科者再犯的機會較大);及

(三)本地聯繫(被告人是否和本地社區有很強的聯繫,如是否永久公民、居住的年期、有否親人居住此地及有沒有固定居所等等)。

説回孟晚舟的保釋聆訊。從傳媒報導看到,加拿大檢控方指出,如果孟被引渡去美國並在審訊後定罪,要面對每項控罪30年的最高刑期。毋庸置疑,控罪的嚴重性及最高刑期,對孟的保釋申請是不利的。根據報導,孟沒有犯罪或潛逃紀錄,這一點不會對她不利。然而,孟及其丈夫並不是加拿大公民,儘管曾經在加拿大居住或讀書,也持有貴價物業,但就其背景及財力而言,這不算很強的本地聯繫。

不過,由於孟將要面對數以月計的引渡聆訊,如果她的保釋申請遭到拒絕,就意味著她將在一段頗長的日子內失去自由。這對於重視人權的加拿大法庭來說,肯定是一個重大的考慮因素。是以,如果孟能夠滿足檢控方開出的條件,包括軟禁在家(及通過電子腳鐐接受監控),法庭批准孟保釋外出還是有可能的。

中國政府指控加拿大政府拘捕孟是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一些建制派人物還批評加拿大「赤裸裸違法、反人權、反文明、反『普世價值』」。對比中國當局動輒拘捕或在欠缺公平審訊的情況下長期羈押異見人士的行為,這些指控不但滑稽可笑,更使人感到極大的諷刺:無論孟是否能夠獲得保釋,她可以在加拿大通過公平透明的法律程序來爭取同屬人權的保釋權,這是身在高呼人權的內地的異見人士無法想像的。那麼,到底是誰「赤裸裸違法、反人權、反文明、反『普世價值』」也就不說自明了。

註1:《香港人權法案》(見《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8條)第五條:(一)人人有權享有身體自由及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得無理予以逮捕或拘禁,非依法定理由及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之自由….(三)因刑事罪名而被逮捕或拘禁之人,應迅即解送法官或依法執行司法權力之其他官員,並應於合理期間內審訊或釋放。候訊人通常不得加以羈押,但釋放得令具報,於審訊時、於司法程序之任何其他階段、並於一旦執行判決時,候傳到場….(四)任何人因逮捕或拘禁而被奪自由時,有權聲請法院提審,以迅速決定其拘禁是否合法,如屬非法,應即令釋放。

【撰文: 吳宗鑾】
作者為法政匯思召集人

(原文載於2018年12月12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