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就律政司司長有關檢控高級政府官員的言論的聲明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regarding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s Remarks in respect of Prosecution of a Senior Government Official)

該言論反映律政司背離了其長久以來的一貫政策,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它破壞了律政司在公眾認知中不偏不倚的形象和誠信,同時亦削弱市民對香港法治的信心。毋庸置疑,大眾亦關注是次事件會否成為先例,為日後選擇性檢控政府官員提供藉口。(The Remarks show that there is a departure from the DOJ's longstanding policy, which is dangerous as it would undermine public perceptions of the impartiality and trustworthiness of the DOJ and reduce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No doubt the public would also be concerned as to whether it would become a precedent for excusing the prosecution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the future on a selective basis.)

唔告梁振英官官相衞 議員轟鄭若驊無知無能無賴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指斥鄭若驊拒徵詢獨立法律意見令人感覺官官相衞,擬發聲明促澄清。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狠批鄭若驊是無知、無能、無賴的「三無司長」。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UGL案】鄭若驊自訂外判新做法 法律界斥「睜大眼睛講大話」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天突然提出有關律政司外聘法律意見的「最新做法」,即「律政司一貫的做法,在刑事檢控的決定時,是律政司內部自己作決定的。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同事,我們才會外判」,但根據律政司去年底向立法會財委會發出的文件(https://bit.ly/2VbLUNN ),律政司會在六個情況下將案件外判,除了「案件涉及司內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也包括「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法律界批評鄭若驊偏離一貫政策,要求律政司就此解畫,身兼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的梁家傑稱據其所知,律政司就外聘法律意見的準則並無改變,批評鄭若驊但求保住前特首梁振英,不惜「睜大眼睛講大話」。

官官相護 鑊鑊放生 鄭若驊涉詐騙按揭 議員追殺 促警執法

身陷多宗僭建醜聞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放生」,惟她涉嫌隱瞞屯門獨立屋僭建地庫向銀行申請按揭一事仍未能「甩身」。鄭昨日會見傳媒時續死撐對僭建調查不知情亦沒有參與,但有立法會議員直斥鄭令香港的法律及執法部門顏面掃地,要求律政司公布不檢控鄭獨立屋僭建的所有文件以增加透明度,並促警方盡快公布其有關涉詐騙樓宇按揭的調查結果,若證據確鑿應提出檢控。另有政黨發聲明指鄭未有回應公眾質疑,批評她推卸責任。

大律師公會主席:律政司長需負責

律政司在沒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情況下,決定不向收取UGL公司5,000萬元的前特首梁振英作檢控,事後又拒回應公眾質疑,大律師公會昨晚舉行例會後決定,公會日內發聲明就律政司的做法表達關注,認為取得獨立意見再作決定才更令人信服決定是公平公正。公會主席戴啟思強調,即使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沒參與決定,她亦需為決定負責。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放生鄭若驊】做按揭冇申報有地庫涉欺詐 刑檢專員隻字不提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屯門海詩別墅獨立屋僭建,雖然僭建物在她買入前已經建成,但她買入時是否知情、以及她向銀行申請按揭時有否如實申報物業狀況,亦是事件另一爭議點。不過,刑事檢控專員的聲明只從《建築物條例》處理事件,未有交代她購入時是否知情及有否涉及詐騙銀行等問題。

不能承受的真相

袁木死了。然而,借用他當年對六四鎮壓的說法,也許袁木根本「沒有死」。其實我本來不認識袁木(六四發生時,我還是一個小屁孩),直至他死去了,上了新聞,我才知道他的一二。六四(就像其他敏感的政治話題)一直在內地是禁忌,內地大部分人全都不知道六四這件事情,更不用說真相了。曾經,我的一位朋友在內地公幹時與內地認識的朋友提起六四,該位內地朋友指他完全沒聽過這件事,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我的朋友忍不住翻牆搜尋了六四鎮壓的圖片出來。內地朋友看後震驚得靜默了,然後⋯⋯當然是以後再不跟我的朋友來往了。

【Chambers解碼】新晉大狀是咁的

「法官閣下……」大律師穿起律師袍、戴上假髮,挺立公堂上字字鏗鏘訟辯,多得電視電影營造威風倜儻的形象,加上收入可觀,長久以來地位高高在上,傳統上屬少數能讓人一躍變身「筍盤」的理想行業。

‘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 Dept. of Justice’s statement on CY Leung’s $50million deal falls short

On Wednesday,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DoJ) finally issued a statement on the ICAC investigation into allegations of corruption and misconduct in public office against the Hong Kong ex-Chief Executive Leung Chun-ying and lawmaker Holden Chow.

法官 議員 宣誓擬須播國歌  法律界憂成洗腦工具  泛民斥政治施壓

《國歌法》明年初提交立法會審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近日積極約見立法會議員解釋條文細節。據知,草案建議在特首、行會成員、法官及立法會議員的宣誓儀式前須播放國歌,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批評是「政治上的施壓和威嚇」,提醒「一國」先於「兩制」,旨在搞形式主義。法律界也認為新安排純屬政治表態,並無必要。

【法政巴絲】《是咁的》

最近很多法律界同業都一定會被問及「喂!有冇睇大台嗰套《是咁的,法官閣下》?」 筆者同樣屢次遇到這問題,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冇。」

保釋權也是人權─從孟晚舟的保釋聆訊說起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因涉嫌詐騙金融機構在加拿大被捕,引起了一場不小的外交風波。撰寫本文時,孟晚舟在溫哥華的保釋聆訊還在進行中,法院是否會給予孟保釋很快就會有分曉。

華為孟晚舟事件: 特朗普(Donald Trump)勢成華為孟晚舟最強後盾!律師話你知點解!

特朗普 Donald Trump 發了twitter,話如對國家好,唔介意介入孟晚舟事件。但好奇怪,因為美加三權分立,總統可以干涉案件嗎?法政匯思成員、美國執業律師Jason Y. Ng解釋特朗普可如何介入司法案件。

全球 16 個律師團體發信 促習近平釋放王全璋

在「709大抓捕」中被帶走的維權律師王全璋,被扣至今三年案件仍未開審。今日全球16個律師團體向國家主席習近平發信,要求中國按照《關於律師作用的基本原則》及國際義務,馬上釋放王全璋,並停止針對其妻子李文足及其兒子的打壓。

有美國執業律師認為孟晚舟引渡申請很大機會獲批

在加拿大被捕的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會於當地時間星期一再度出席保釋聆訊。法政匯思發言人、美國執業律師Jason Y. Ng表示,除非案件引起極大爭議,或者相關罪行只有美國一方生效,以及罪名的刑罰為監禁一年以下,否則加拿大一般都會批准美國的引渡申請。

【華為危機】孟晚舟擁3本特區護照? 香港律師拆解疑點

加拿大溫哥華卑詩省高級法院展開對中國電訊業巨頭華為副董事長兼財務總監孟晚舟的保釋申請聆訊,其中法庭文件於溫哥華時間7日披露,孟晚舟過去11年至少有7本護照,當中有4本中國護照及3本香港特區護照。孟的辯護律師在庭上表示,孟晚舟願意交出2本護照,包括中國護照和香港特區護照以換取保釋。對於外界質疑孟晚舟為何能持有3本香港特區護照,有律師認為可能是使用過多而經常更換,但如果3本護照同時生效,政府就要有合理解釋。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何志平涉賄】料刑期至少15年 律師:可申請返港服刑

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在美國被判賄賂罪成,法政匯思成員、美國執業律師Jason Y.N認為,案件證據充分,除非發現法官技術上出錯或找到新證據,否則批准上訴機會不大,對何志平非常不利。他估計,刑期至少十五至二十年,但當中仍會考慮何志平有否悔意,及其他減刑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