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Don’t Know Write What

一直以來,法庭繙譯都是要求極高的工作,要即時把一字一句、其意思,甚至語氣繙譯過來。1997年以前曾經有一個裁判法院的傳譯員在繙譯洋人法官的一句話後私自加了一句,原來該洋人法官懂中文,即時跟傳譯員說「我好像沒有說那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