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言教到身教

我們制度並不是要靠英雄去維繫,而是需要靠每一個普通人去謹守自己的崗位。看到這些教授的執著,和對香港的這份愛,不禁也要反問自己在自己的崗位上,我又能為社會做此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