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逃得過#MeToo嗎?

男女平等的理想當然仍在遙遠的彼岸,但起碼我們要認清努力的方向:男性不一定是女性的壓逼者,我們亦不應期望一種性別就只能有一種模樣。也許當我們接受男子不一定要有氣概、紳士和女士都最好有點風度時,今日看似無法彌合的男女對立亦即煙消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