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高鐵與港珠澳大橋以前,上水、元朗、沙田,高呼要「光復」市貌民生的示威此起彼落。現在鄰近西九龍等市區早已淪陷,情況相信也只會更加不堪;較偏遠的東涌居然亦落得要「光復」之景。

自港珠澳大橋開通後,連續多個周末,東涌都塞滿大陸旅行團遊客。《蘋果日報》照片

事實上,繼高鐵西九龍站以及港珠澳大橋開通,位於沙頭角與文錦渡之間的蓮塘口岸有望下年落成。屈指一算,連同羅湖、福田、皇崗等出入境管制站,香港將有八個與內地連接的陸路口岸。

如此一來,香港有如中門大開。內地旅客將真真正正的從四方八面湧入,「塞爆香港」,此言非虛。然後我就有點覺悟了:這些大白象工程,最終目的便是深化香港的現況,亦即將中港兩地的界線越畫越近。當珠江市民遊香港好比落一落深圳,何樂而不為?如是者,香港的地理位置不再是個問題;所謂的「一小時生活圈」都是假的,內地旅行團的「香港一天遊」才是真。

看網友的留言,有人說,是時候搬了。然後另一網友回道:「搬?還可以搬到哪去?」是呵,非常悲涼。港島住不起,九龍新界都被內地人客相中,每日全力以赴,不把半個香港買回去不罷休。原來漸漸地,漸漸地,我們都無處可逃了。

花在大白象的錢用掉了,可以再賺再儲;招惹過來的陸客,卻是易請難送。惟這是平常不過的邏輯:喜歡一個地方,多來旅行走走,事實上是沒任何錯。我們不能直接對影響我們日常生活至深的旅客發怒,而政府亦樂見中港兩地人民融合,叫我們要包容。然後,沒有然後。

戴穎姿@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8年11月15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