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gym,晏啲會返嚟寫字樓。」大台劇集中事務律師樓合夥人木律師對新同事說。我想講,呢一幕好真!我間事務律師樓啲合夥人都係咁,唔知幾時會去咗健身室,又唔知幾時會拎住包杏仁或杯蛋白奶昔返公司咁。

事實上,我同好多同事及律師朋友(包括大狀)都係健身室常客,有幾位朋友甚至放棄當律師,轉行開健身室或當健美KOL。不特止,基本上我每個同事間房都有啲健身嘢,入門版嘅有啞鈴橡筋帶健身球,進階版有小型TRX同沙包。

有朋友同我講,其實好多法官都係健身一族,有個官甚至喺自己個辦公室放咗架健身單車!又,有次我同事傍晚時分經過法庭,見到有個官係高等法院噴水池附近跳到好辛苦咁樣樣,身邊仲有個(應該係)教練喺度好大聲咁「鼓勵」佢。同事話香港地應該都冇其他人可以當眾對法官大人咁大聲講嘢。

咁點解法律界從業員咁喜歡運動呢?我自己係覺得想出下汗調劑吓,同埋唔想因為坐得太耐而太早死。

我律師樓有幾個男律師話,健身係因為見過唔少癲嘅對家同客,必要時大隻啲好打啲同走快啲都可以自保。有個男同事話,幾年前佢去派遞文件(一般呢啲工作律師樓有專人負責,唔使律師去做,但嗰次有好多特別原因先要我同事做埋),點知一畀份文件嗰個被告,被告就發晒茅,追住阿同事唔知想打人,定係想塞返份文件畀同事當冇收過,結果跑咗十幾分鐘,同事先甩到身。「如果我冇做開運動,應該猝死咗!」佢講起都猶有餘悸。

講起上嚟,都好彩有班做開gym嘅男同事喺度坐鎮。有一次,有十幾個人唔知因為宗咩案件,上咗嚟我律師樓,喺接待處吵吵鬧鬧想搞事,有人通報後,我幾位高大威猛嘅合夥人立即叫埋幾位個樣兇得下人嘅同事,一齊去招呼佢哋。接待員後來話,嗰班人見到我哋隊人平均高過佢哋成個頭,當堂「斯文」晒,然後冇耐就走人。

另一邊廂,我有位律師朋友剛證實糖尿、有位同事突然心臟病發入院、又聽聞有位對家律師剛確診了肺癌,佢哋都應該有做開運動。我健身教練話,呢啲病多少都同生活習慣同壓力有關,如果不解決工作時間太長壓力太大呢啲問題嘅根源,你做幾多運動都冇用。唔……但我主要壓力嘅來源係唔知港鐵幾時壞、唔知解放軍幾時主動做義工帶我去坐洗頭艇、唔知我啲個人資料幾時被洩漏、唔知交啲稅幾時俾人倒晒落海,咁……可以點?

Derrica C.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11月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