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選打大佬】憲法效忠唔包村代表!梁美芬都話有得拗

參加村選的朱凱廸,被選舉主任要求回應是否支持港獨,引起法律爭議。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基本法》104條要求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公職人員,未有涵蓋鄉郊代表,甚至不包括區議員。本身是大律師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梁美芬回覆《蘋果》查詢時承認,第104條沒有清楚涵蓋區議會及鄉郊代表,形容是「有可爭辯空間」,指政府應制訂指引,列明相關規定。

【法政巴絲】Don’t Know Write What

一直以來,法庭繙譯都是要求極高的工作,要即時把一字一句、其意思,甚至語氣繙譯過來。1997年以前曾經有一個裁判法院的傳譯員在繙譯洋人法官的一句話後私自加了一句,原來該洋人法官懂中文,即時跟傳譯員說「我好像沒有說那一句!」

從言教到身教

我們制度並不是要靠英雄去維繫,而是需要靠每一個普通人去謹守自己的崗位。看到這些教授的執著,和對香港的這份愛,不禁也要反問自己在自己的崗位上,我又能為社會做此甚麼。

有人逃得過#MeToo嗎?

男女平等的理想當然仍在遙遠的彼岸,但起碼我們要認清努力的方向:男性不一定是女性的壓逼者,我們亦不應期望一種性別就只能有一種模樣。也許當我們接受男子不一定要有氣概、紳士和女士都最好有點風度時,今日看似無法彌合的男女對立亦即煙消雲散。

【法政巴絲】Young bar新氣象

之前同啲法律系同學仔傾計,經常都會被問:「做大律師係咪好難生存㗎?」──無呃你,幾乎每個都問㗎。而家實習一年裡面每月6,000蚊至少會係你一年工作嘅一啲回報,可以補貼下你嘅生活。

Changes to pump new blood into barristers’ ranks

Barristers will have to pay each of their pupils a subsidy of at least HK$6,000 from September 1 next year.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has passed a resolution amending its code of conduct, which also includes a provision allowing members to take up other jobs as long they do not affect the Bar's reputation … Continue reading Changes to pump new blood into barristers’ ranks

錢丟了尚可以賺回來,最恐佈原來是人患

花在大白象的錢用掉了,可以再賺再儲;招惹過來的陸客,卻是易請難送。

【國泰洩私隱】國泰不提賠償措施 律師︰有實際金錢損失較易索償

國泰航空事發7個月後才通報940萬名乘客資料外洩,就會否向所有受影響乘客賠償,國泰高層在立法會聯席會議上表示,因事件有經濟損失的乘客可與國泰聯絡賠償事宜,惟始終無交代有關賠償措施及金額。律師梁永鏗表示,如因為個人資料外洩,導致信用卡被盜用等,造成實際金錢損失,索償理據較強;如只是因資料外洩引起精神壓力,較有難度。

【法政巴絲】觀禮記

希望[法律系學生]admit 成為律師之前可以學會關愛,唔好對有需要嘅人同不公平嘅事視而不見,只係懂得所謂依法辦事,因為咁樣嘅律師,分分鐘會成為某啲人嘅工具。

死因庭與人權的關係

2012年11月11日,的士司機陳輝旺與乘客發生糾紛,引致警員拘捕該司機;警員把他帶上警車時,導致他受傷。陳其後全身癱瘓,並於同年12月12日死亡 [1]。2018年10月24日,死因裁判法院的陪審團以3比2的決定,裁定陳不合法被殺 [2]。死因庭要求律政司跟進事件有否涉及刑事成分,律政司則稱要等警察提交研究方會提供相關法律意見 [3]。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公眾有權見證警方及律政司公正地跟進事件,以確保死者非法被殺所引起的法律責任得到妥善處理。這裡提到公眾有權如此見證,並非筆者提出的一種主張,而是《基本法》下,警方及律政司所必須履行的責任。

【網上論壇】歐盟可就個資外洩處分國泰嗎?(法政匯思召集人 蔡騏)

國泰洩漏940萬人資料事件引起公眾討論國泰是否會因此而受到歐盟《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巨額罰款。該條例之所以令全球跨國企業聞風喪膽,不單因其巨額罰款,還因其超越歐盟司法域區外的強大效力。

【法政巴絲】「我去gym」

「我去gym,晏啲會返嚟寫字樓。」大台劇集中事務律師樓合夥人木律師對新同事說。我想講,呢一幕好真!我間事務律師樓啲合夥人都係咁,唔知幾時會去咗健身室,又唔知幾時會拎住包杏仁或杯蛋白奶昔返公司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