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方翊】

這陣子,好友S正在忙於籌備結婚,忙得頭昏腦脹。不過,最令她苦惱的不是婚禮,而是未來奶奶的一些「特別」要求。

「我未婚夫的弟弟打算過兩年便結婚,我奶奶想趁早幫他置業,順便當作投資。」S苦著臉說。「奶奶說,我既然快要『過門』,都已經算是『自己人』了,所以買樓的錢我也應該湊上一份。我未婚夫弟弟喜歡海景,奶奶就答應了他買個數萬塊錢一呎的無敵海景一手單位。我跟我未婚夫為了結婚,已經自顧不暇,哪裡有餘錢幫他們買樓?我們自己的新家都是租來的。但是奶奶一意孤行,我未婚夫又不敢當面逆她的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曾經聽聞女家要求天價禮金,男家要求未來新抱「夾錢」買樓還是頭一次聽。「奶奶說,那些錢不是白白「倒落海」的,那層樓我都有份,將來市值會不斷增長,對我也有很大好處,我應該放眼將來。她還說,將來我有了小孩,也許我也可以搬進那間海景大屋。不過,我未婚夫弟弟也會生孩子呀,到時海景大屋是我住還是他住?」S無奈說。「當然,我怎麼想都不重要,到最後我奶奶總是有辦法讓我未婚夫乖乖付錢的。」

所謂清官難審家庭事,我除了為S當一個忠實的聆聽者,最多只能給她一個忠吿:「夾錢」買樓而沒有法律所有權(legal title),也只代表在法律上擁有一部分的業權,如果將來想賣樓套現並不是那麼簡單,例如需要證明自己曾經付出過買樓的金錢,由此可能與她的未來奶奶產生更多其他的爭端。

今週正值港珠澳大橋通車,東大嶼發展計劃又被某些團體不斷吹捧之際,S的故事讓我禁不住想起自己辛苦賺來的血汗錢,也一樣要進貢給非常慷(他人之)慨的特區政府,一再「投資」在我根本用不著、也非為我而設的基建項目上。這些以千億計的項目,花了香港人那麼多錢,真正受惠的是誰?我們又有選擇嗎?

(原文載於2018年10月24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