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我哋間律師樓,都會有兩到三個新加入嘅見習律師,成為我哋嘅一份子。而一間有長遠計劃嘅律師樓,尤其是大型嘅跨國律師樓,都會有一個非常清晰嘅晉升過程,等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嘅機會,而願意去為間行付出。

而喺我做嗰間律師樓內,一般比較資深嘅律師,亦會好樂意去指導年資淺嘅律師。而且連大老闆都好重視每一個提供畀年輕律師嘅機會,就好似喺自己不久前先第一次參與嘅合伙人會議中,其中一個合伙人就提議,要晉升兩個律師做高級律師,於是大老闆便認真地同其他合伙人討論,到底係咪適合晉升兩個律師,升咗對間行嘅好處壞處,對其他律師嘅心理影響,甚至聽埋其他年輕律師嘅意見等。大老闆會好認真考慮各方意見,亦會同大家分享佢自己及外國總行對晉升律師嘅睇法。

始終大部份見習律師,都係一班花幾年時間,辛苦考取專業資格,而又對法律有熱誠嘅人,能夠好好提供一個平台畀佢哋發展,對個人、對成個工作團隊,甚至對間行整體嘅發展,都非常有利。而且以身作則,亦可樹立榜樣,等後輩可以明白我哋嘅角色。

所以提供希望俾年資尚淺嘅律師,其實對提升成個法律界嘅質素,係非常重要。

同樣,如果想社會持續發展,其實亦一定要提供一個清晰嘅前景,或至少係一個正面嘅氣氛,先可以鼓勵年輕人,願意為香港付出,而唔係利用香港搵夠錢,就諗移民離開。

好可惜,政府依家主力做嘅,喺對年輕人做思想教育,強迫市民「做」出愛國愛黨嘅行為:普教中,公園掛國旗,北上去大灣區等,強迫大家用行動話畀大陸知,佢哋嘅就一定係好嘢。而當年青人嘅睇法同國家唔同時,就不停受攻擊,甚至以言入罪,呢啲完全唔接受理性討論嘅氣氛,根本唔會吸引到年青人,為社會去付出。

再睇埋官員依家嘅行為嘴臉:無證件坐高鐵過到關唔關我事,總之我連口都唔駛開,你又俾我過,就唔係我嘅問題;地鐵壞晒咩?好過英美就得啦,你有得坐仲咁多嘢講?唔鍾意填個島出嚟?你想點講就點講,我有華仔支持就夠啦,你都唔係嗰代人,你唔明架喇!我相信無人想香港嘅下一代,學咗呢啲咁目中無人嘅態度去做領袖,呢樣其實係我哋真正需要擔心嘅地方。

越來越多身邊嘅人,尤其是有小朋友又有能力嘅人考慮移民,失去呢班有遠見又可以為社會付出嘅人,比起失去大型基建,先至係香港嘅真正損失!

荒唐鏡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10月2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