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第一天實習,已經聽過不少前輩教誨,做得大狀,面皮自然要厚,因為被法官責難是我們日常工作一部份。筆者當然亦試過被官鬧,更甚者,此事發生在以人多繁忙見稱的九龍城裁判法院第一庭。當日,一位在我修讀法律專業證書(PCLL)時教過我的老師亦以當值律師身份在場見證。事後,我收到她的鼓勵電郵,說我已做得很好,不要氣餒等。雖然筆者一向面皮厚,但當刻亦說不出「攞大狀出氣冇問題」,如果可以,我都可以當特首了!

當然,讀者會覺得「唓!你做得好就唔會俾人鬧啦!」

的確,做好自己,被罵的機會自然減低。但遇著一些「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法官大人們,我們都自能各安天命!正如做好自己工作的記者,還是會被套上「莫須有」罪名而拒絕簽證申請。

大狀們閒談間都會說起手頭上的案件,而另一方通常會問「Before邊個啊?」意思即是由哪位法官處理。足以證明法官的脾氣、手法、質素不但影響案件的結果,更是大狀們能否無畏無懼地代表其客人的關鍵。這些都是法治中不可或缺的因素。

最近便有新聞傳出一位在行內已有近四十年經驗,一向給人平和謙厚感覺的大律師在審訊中大罵主審法官以權謀私,更直言執業多年從未受過這麼大的屈辱。最後該大律師以客人的利益作考慮辭去代表大律師一職。

可幸的是,香港法官的要求一向嚴謹。司法機構一直為法官們提供培訓,其中一項是法庭上的風度。回歸前,有很多外國人法官給人的印象便是「臭脾氣」的,在庭上大聲喝罵亦有,把文件及書本擲在地上都有。筆者甚至聽過有外籍法官在裁判法院的餐廳內,因侍應誤傳一杯奶茶給他而連杯帶碟掃在地上。

當然亦有很多官品好的法官。在「金牙大狀」清洪資深大律師的自傳《護法》中便紀錄了很多好官的故事,例如有一位外籍法官十分不滿意當局檢控無牌小販的手法,最後把所有小販釋放,亦曾有法官自掏腰包為被告交罰款。

說近一點,不然人們會說筆者戀殖!現屆終審法院的法官們的官品及學識亦為同業所稱頌。常任法官鄧楨將於本月退休前進行特別儀式,相信屆時終院將門庭若市。

其實,法官壓力之大不為人知。除了面對繁重的工作外,其一舉一動亦對整個司法機構乃至法治有著深遠影響。很多曾任暫委裁判官的同業都說任內每天都要「帶埋呀媽返工俾人問候」。而法官都會諱疾忌醫,怕被質疑斷案能力。所以,若大家都可以做到「互諒互讓」,對本港必有良好影響。總好過用一萬億打造人工島吧!

寶福山雅治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10月1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