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貓呢排鍾意咗睇《延禧攻略》,靚人靚衫靚景不在話下,劇情仲成日令人緊張、悲哀、咬牙切齒、歡喜、感動,五味交雜。

不過,睇下睇下,慢慢覺得,其實《延禧攻略》唔單止係一套宮廷劇,仲不時滲出好多好現代化同埋進步嘅思想。

法政匯貓記得有一幕,係富察皇后回憶以前畀先帝皇后罰抄《女則》一百次,就只係因為佢喺先帝皇后面前講多過夫君一句說話。之後另一幕,富察皇后畀高貴妃陷害昏迷咗,魏瓔珞從辛者庫偷偷入去長春宮探望皇后娘娘。乾隆皇帝同魏瓔珞傾計。魏瓔珞講咗一句,「打從一出生,女子便被拘於一方天地」,「(困住女子)的籠子,可是天下男人精心鑄造的。」呢一句說話應該係非常貼合古代中國嘅社會環境。魏瓔珞講完之後,乾隆就有少少嬲咁講:「放肆!」

當然,呢啲咁封建嘅思想,現代社會都不合時宜,但係我哋應該時常問自己,到底社會做到男女平等未呢?

以法律界為例,香港回歸超過20年,終審法院一共有過46位男法官,但係到2018年先首次有2位女法官。私人執業嘅資深大律師總共有93位,只有11位係女性。其他行業嘅領導階層似乎都有男多女少嘅情況,例如政府高官。

但係,從男女接受教育嘅情況睇,修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資助課程嘅學生,從96/97年度每5年計算一次,女性都係比男性多。喺16/17年度,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新生女性就佔咗65.8%,男性係34.2%。

當然,上一代嘅機會不平等可能宜家仲影響緊社會上面唔同崗位嘅男女比例,要時間慢慢改變。亦都有人話,可能係因為女性希望兼顧家庭,所以喺職場打拼嘅時間就少啲。咁樣我哋就應該諗吓,咁男性係唔係都需要兼顧家庭,平等咁兼顧家庭責任呢?定係傳統嘅壓力,令到女性自自然然咁要兼顧多啲家庭責任呢?

其實,香港兩位終審法院女法官其中一位,麥嘉琳,以前係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加拿大最高法院一直都係全世界其中一個男女比例最平衡嘅國家最高法院,喺2005年嘅時候已經係4女5男,宜家都係4女5男。可見,其實有啲國家,喺十幾年前已經可以做到性別平衡。

喺《延禧攻略》嘅世界,提一提男女平等,可能都係敗壞綱紀、放肆嘅表現。其實好多唔平等,例如男同女、主子同奴才、皇帝同臣子、八旗子弟同包衣等,以前大家都覺得有高低尊卑係定律,但係到咗今時今日冇人會再咁樣諗。以前,一個奴才好似一隻蟻咁,所以啲主子可以話殺就殺、虐待就虐待,對佢哋嘅生命毫不尊重。我仲記得爾晴(富察皇后嘅宮女)一做咗傅恆老婆就即刻擺款,虐待下人(爾晴賤到我想打爆部電視)。可以見到嗰個時代嘅階級觀念,一個身份轉換,成個人都唔同咗。同樣,到咗今時今日,大家都會認同,無論雙方嘅身份,我哋都應該尊重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呢啲觀念嘅改變,反映「傳統」唔係永恆嘅真理。我哋應應該不斷反思,「傳統」係唔係一個支持不公平待遇嘅正當理由呢?

其實平權嘅概念就係源於尊重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小數族裔、性小眾、殘疾人士、女性、穆斯林……每當我哋對任何人基於佢嘅身份而作出差別待遇嘅時候,不如諗下,其實佢同你同我都係一樣,都係一個活生生嘅人。

法政匯貓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8年10月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