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Nicole Chong】

適逢國慶,儘管國慶對大部分港人的意義只是多了一天的公眾假期,筆者也想趁機淺談一下對香港在中國的定位的看法。

筆者在八月份參加了一個國際會議,及後到歐洲當交換生,在這一個月來突然多了很多與各地學生交談的機會。出乎意料地,大家一聽到我來自香港,很多人都不約而同地問了一句「香港還是中國一部分嗎?」(”Is Hong Kong still part of China?”)。對於一個小小的地方能得到世界各地的人關注其主權問題,確是有點受寵若驚。我的官方回答就是在法理上香港仍是中國一部分,但因為我們和中國實行不同的制度,說不一樣的語言,文化上亦有一定差距,因此大部分香港人都會說自己來自香港而非中國。

無可否認地,目前基本法還在香港實行,香港在政治和法律定義上仍是中國一部分,但在情感認同上,國際眼光或香港人自身又是否如此看待呢?從那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會問”Is Hong Kong still part of China?”就可見大家儘管不了解當前中港關係,但或多或少亦隱約知道香港的地位和身份是特別的,因此大部份人亦不會單純地把它看作為中國的一個城市。在香港,雨傘後香港民族論和香港獨立之倡議成風,而近日香港民族黨被禁黨一事更強化一些人對香港民族的身份認同,甚至是對港獨的決心。

先勿論民族主義是否存在於香港,但無可否認香港人的本土意識一直存在而且不斷演變。早在2000年就有學者用「類民族」(quasi-nation) [1] 來形容1970年代以來香港人的本土意識,當時港人既強調「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區別,另一方面亦因對中華文化的認同而不否認其「中國人」身份。這種狀態其實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就算幾年前本土派因一連串由自由行引起的中港矛盾而發起的「光復行動」亦只是重申「類民族」的身份認同。而近年來,愈演愈烈的港獨主張才比較算得上是真正的民族主義。

雨傘後很多港人對自己與「中國人」身份有更強烈的區分,對本土的保護意識亦更強烈,而對香港民族主義的論述和運動亦紛紛出現。背後很大的原因是雨傘後大家對一國兩制的失望,深感在中國政權下,香港的民主難以實現,如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在外國記者會的演講上亦說:「假如香港要實現真正民主,港人必須握有香港的主權。這樣只有一個方式能夠實踐——獨立。」

筆者想指出香港的本土意識已有很長的歷史沿革,但為何港獨思潮在近年才興起,正是因為港人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和被同化的危機。由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失敗、民主派議員被褫奪議席到近日的民族黨被禁黨,大家都很清楚外來的政治勢力正不斷打壓港人所爭取的權利,而共同對抗外界欺壓往往是凝聚民族意識一個很強的催化劑,正如當初愛爾蘭因多年來不斷受到各種打壓而激起多次反抗。儘管今天香港仍是中國一部份,但不可置疑的是在國際上,很多人主觀上仍將香港和中國分開,而香港人自身亦對此有所保留,很多人甚至都不願意承認。假若政權要繼續倒行逆施,”Hong Kong is still part of China”恐怕只會淪為一句政權自我陶醉的政治口號而已。

註1﹕Chu, Y. (2003). Hong Kong Cinema. London: Routledge.

(原文載於2018年10月2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