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冼樂石】

上星期六(九月二十二日),中國大陸舉行了改革後的第一屆「國家法律統一職業資格考試」,全國共有六十萬名考生報名,其中四十七萬人參與了考試。對於香港的法律同學來說,司法考試或許是個很陌生的制度,但在不少外國,國家主辦的司法人員資格考試還是很流行的。由於種種法系與法律職業文化間的差別,包括中國在內的大陸法系國家,普遍設立國家級的司法人員資格考試,亦要求實習經驗,方能取得執業資格;而包括香港在內的普通法系國家﹑地區大多則不設考試,以法律本科及其後的專業教育和行業實習,取得執業資格。

相信各位讀者都會對成為律師的「臨門一腳」很有興趣的了。因此,本文會淺談三個地區的做法︰採用嚴格司法考試制度的德國﹑普遍不採用司法考試的香港,以及剛進行改革的中國大陸。

德國—大陸法系、嚴格考試制度

德國的司法考試,不僅是進入法律界的必然條件,更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德國的司法考試承繼了普魯士國家主辦教育的思維,當年無論是法學家、公務員等,均需通過國家主辦的考試,並在公務員體系(包括法院﹑檢察院)中實習一段時間,方可取得專業資格。演變到今天,德國仍然是大陸法系中司法考試最具代表性的國家,因為考試制度嚴格,而且是執業的唯一標準。

德國今日的司法考試分為兩階段,考生要完全通過後,並且進行最少兩年的實習,才能被稱為「法律專業人員」(Rechtsassessor),可於法院﹑檢察院或律師樓供職。德國司法考試的首階段(Erste juristische Prüfung,「首次法學考試」)是法學生於即將畢業時應考的,考試有七成由各個聯邦司法局主辦,主要查核學生的學術水平、理論以及部分實務技巧;而其餘三成則由學生所屬大學主辦,主要查核學生的個別科目水平。這部份的考試及格率按各個聯邦而定,大約六成到八成左右。要注意的是,由於德國制度上普遍期望法學生完成全部兩個考試,即使學生完成了首次考試,雖然理論上已經從法學院畢業,但是普遍卻不會得到任何銜頭或學位,直到通過第二個考試為止。現在有法學院會在學生通過本次考試後頒發「法學碩士」等認證,供不願繼續流程的學生就業之用,但這種做法仍為少數。

當完成了首次法學考試後,學生將進行兩年的實習,最後需要通過第二階段的考試,方能成為可獨立執業的律師。實習的場所需要包括法院、政府和律師樓。除了實習外,學生亦會報名參加大學或培訓機構的補習班,準備兩年後的考試。在實習完畢時,第二階段的考試(Zweite juristische Prüfung,「第二法學考試」)就來了,按地區分四到七部份不等,還要進行口試,考官都是法官、公証人、律師等專業人士,而考核的重點則為實務,要考生將實習期內學會的技巧全用上。兩個考試都通過的話,學生就會被授與「法律專業人員」的身分,算是成為法律界的一員了。

順帶一提,不是每個大陸法系的國家都把司法考試看得如此重要的。例如毗鄰德國的奧地利,就沒有如此嚴格的考試制度,而是將考試結合到實習、學術和其他方面的評核中,全面審視法學生的資格。其他大陸法系的國家大都有司法考試,但都和奧地利一樣,僅為取得資格的一部份,並非「兩試定生死」,而北歐法系的國家更不設司法考試,任何人都可成為律師。

香港—普通法系、尚未設立常規考試制度

講完「過五關﹑斬六將」般的德國司法界,我們又來看看同樣號稱難入行的香港法律界吧!香港的法律體系師承英格蘭普通法系,因此在法律執業上與其相似,普遍不設司法考試,但以行業和法律學院的專業訓練和學術課程,作為取得執業資格的前提。當然,部份海外律師亦可參加考試,考取本地的執業資格,在此就不展開了。

根據立法會的文件,香港的法學教育及培訓分為三階段︰第一、學術階段——法學生需修畢法學士或法律博士(Juris Doctor,與通常所指的「哲學/工學博士」不同)課程;第二、職業培訓階段——獲得二級榮譽良等或以上的法學士/博士生,需修讀由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城市大學所舉辦的「法學證書課程」,並在各科考核中均取得及格成績;第三、在職學徒培訓——兩年的實習律師合約,又或一年的實習大律師身份,分別在律師樓及大律師的指導下學習。三步都完成後,學生的「師傅」會向法院提請,認許前者為事務律師或大律師。

這三階段看似比層層考試的德國制度容易,但是法學生要順利走完全程,並非易事。根據香港律師會在2012/2013年度制度的報告,引用香港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的資料顯示,在二千多名報名「法學證書課程」的學生中,三間大學共錄取僅六百多人。當然,不排除有學生重覆向多於一間院校報名,但課程一位難求的事實,在法律學生當中並非新鮮事。

中國大陸—大陸法系、「國家法律統一職業資格考試」

中國大陸法律界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執業資格的認定,甚至對整個專業本身的認同,都是崎嶇滿途的。自一九四九年來,大陸律師的地位隨著政治環境改變,但向壞方向發展較多,例如文革時期,律師和其他法律相關人員,包括公安﹑檢察院等都被「砸爛」,全部廢除。直到人大在1980年頒布 《律師暫行條例》,明確了律師是「國家的法律工作者」,又在同年的「四人幫」案中允許律師辯護,中國法律界才迎來了曙光。至於法律工作者的執業資格,由八十年代的律師﹑法官﹑檢察官﹑公證員等分開考試﹑分開錄取,到2001年將前述四類資格統一至「國家司法考試」,統一之名由此而來。簡單而言,在司法考試改革前,大陸對擬任律師的人沒有學術限制,只要求通過司法考試,並進行一年的法律實習,即可成為律師。

經過多年的變遷,今年大陸的司法考試又迎來了大規模改革。首先,司法部將考試的名稱改為「國家法律統一職業資格考試」(法考)。改名意味著司法考試不再僅和「司法」有關。除上述四類專業人士外,還要求初次擔任法律顧問、仲裁員,以及在行政機關中初次從事行政處罰決定審核、行政複議和行政裁決的公務員,均需通過改革後的法考。在應考要求上,改為要求修畢法律本科或以上學歷。在考試內容上,不再注重背誦法條,而加強了對法律應用和分析問題的考核。最後,在考試形式方面,將以前「一試定生死」,改為客觀題(多項選擇題,公、私法各一卷)及主觀題(論述題)共三卷,並大力推行電子化考試。客觀題兩卷及格,才可報考主觀題,加上通過考試後的實習,就組成了改革後律師取得執業資格的「三步曲」。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會覺得這些考試題目沉悶,只為考核學生之用。實際上,今年的考試題目十分多元化,而且都是在日常生活中,又或實際案例中抽取出來的考題。例如,在客觀題公法卷中查問刑法上何為假藥,就和電影 《我不是藥神》 中的情節對應;私法卷中則有一題,查問天上掉下一隻狗,砸倒途人,責任誰屬,而本題則參考了不到一個月前廣州的新聞。本屆還有很多令人驚嘆出題人「尺度」的題目,例如同性婚姻離婚財產歸屬、弟弟頂替受傷哥哥結婚效力、四房太太各執一份遺囑效力等,如讀者有興趣,歡迎自行搜索,在此就不詳述了。

香港會否有司法考試呢?

香港的讀者們可能會認為,司法考試只是大陸法系的特色,與我們普通法系無關。可是,香港律師會已經決定了,在二零二一年起,要求所有實習律師必先通過「統一執業試」,才可訂立實習律師合同。雖然三間法律學院和大律師公會都對律師會的政策有意見,但考試已經是勢在必行了。在不久的將來,香港的法學院同學們,除了準備「法律專業證書」課程的考試外,看來又多一重關卡了。

總結

由於各個法系和社會對法律專業人員的要求不同,加上歷史因素,造成了各地取得律師資格的差異。司法考試對於香港的同學來說,可能還是較為陌生,但是無論近在咫尺的中國大陸和台灣,又或遠在天邊的德國,都有司法考試的傳統。行文至此(九月二十七日),大陸法考客觀題的成績已經公佈了,在此祝願各位通過首屆段的考生再接再勵,取得佳績!

參考資料

Schmädel, Judith Von, “Legal Education in Austria and Germany and the Importance of the Study of Legal History”, 37 Hitotsubashi Journal of Law and Politics 49.

蔣安杰,〈 2018法考元年︰一考變两考突出活題把好法律職業入口關 〉,《法制日報》 (2018年9月21日)。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Consultation on the Feasibility of Implementing a Common Entrance Examination in Hong Kong (Law Society of Hong Kong 2013).

(原文載於2018年9月28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