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戴穎姿】

早些時候,因着陳浩天應邀到外者記者會分享,中共和建制人士便提出了「紅線論」,泛指觸及「港獨」之言論,均是碰到中共的底線。而日前,有市民在港台節目上向林鄭月娥提出關注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的制度,又被林鄭指為有「踩紅線」之嫌。

政權,請用道理說服我。這條虛無縹緲的紅線,究竟是自哪裡來?

根據基本法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 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而第27條則指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目前的說法是,因「港獨」言論有機會分裂國家、抵觸國家安全,所以應該被禁。惟同一時間,建制又紛紛指出「港獨」如何無可能發生。因此,當政客們一邊明知「港獨」不成氣候,又一邊聲討抑壓這思潮,無疑為自打嘴巴——不能成真的獨立,如何分裂國家,哪裡危害了國家安全?反之,禁止市民發表某一言論或意識形態,觸犯法例、對基本法置若罔聞的倒應是特首和建制派。

我們都讀過「國王的新衣」這個故事。現在香港的風氣則好比「國王的紅線」。沒有人看得見、觸得到那所謂的紅線,但建制人士卻似懂非懂的爭相說:「是是是,紅線在這、紅線在那。」

觀乎政府的言論,「紅線」可謂23條的前奏,是中共衰弱的神經。所有不合聽的、是政府乃至中共痛處的,統統不能講不能存在。今日是「港獨」、單程證問題,明日可以是禁止傳播內地的負面新聞,再來連小熊維尼恐怕都踩了紅線。

香港人擁有言論自由,是最老生常談不過的常識。但當有勢力人士逐漸收緊這自由,當大學生都不能理性討論「港獨」,慢慢地,慢慢地,我們也會被催眠,以為香港原來真有該被禁的言論。當「千與千尋」的白龍忘記了自己的姓名和真身時,他便成了鬼域的奴隸。因此,懇請各位不要忘記自己與生俱來的權利和自由。我們既是應得的,就要好好珍惜運用。如果我們都噤若寒蟬,香港便真真正正的變成了中國其中一個省份了。

(原文載於2018年9月12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