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何天晴】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在香港打官司,訴訟的程序及高昂的訟費卻把大多數的市民拒於法院尋求公道的門外。法律援助因此而產生,可惜不論是根據普通法律援助計劃(「普通計劃」)還是法律援助輔助計劃(「輔助計劃」),現行的《法律援助條例》(「條例」)所涵蓋的範圍以及其經濟資格限額均已過時。例如在一般情況下,法援並不支援誹謗官司。[1] 換句話說,作為誹謗案中的被告人,你必須用真金白銀與原告人打官司。

近來就有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兼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因他撰文質疑梁振英對香港外國記者會的批評時,提及「小桃園飯局」,遭梁振英入禀控告誹謗。鍾劍華在接受《香港01》專訪時表示即使面臨破產,他也不會收回有關言論及道歉了事。[2] 可是面對財力雄厚的對手,即使有合法辯解,一般市民還是會選擇賠罪了事。

普通計劃明確豁除誹謗訴訟,立法會文件指出因為該等案件不被視為值得由公帑資助。[3] 即使在很多海外司法管轄區,包括加拿大安大略省、維多利亞州和新加坡均沒有為該類案件提供法援。除了在特別或例外的情況下,英格蘭和威爾斯、新南威爾斯、北愛爾蘭和蘇格蘭一般也不會為誹謗訴訟提供法援。[4] 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在2009年就議員議案「放寬法律援助申請資格」總結發言時曾提及「原因相信是涉及誹謗的案件,對於案情的理據審查比較困難,而且關於聲譽方面的損失,亦難以在經濟上面作計算」。[5]

歐洲人權法庭有宗著名的麥誹謗案 (“McLibel“),全名莫里斯及史特訴英國案。[6] 麥當勞在1990年入稟英國法庭狀告派發傳單的「倫敦綠色和平」志願者莫里斯、史特,和另外3名成員誹謗。[7] 除了莫里斯及史特訴,麥當勞還警告了多達90間組織,當中包括多間媒體,甚至菲臘親王,大部分均決定道歉了事。被控的五人,三人決定道歉和解,只有莫里斯及史特決定抗辯。他們二人雖然曾申請法援,但英國政府以案件屬誹謗案,不在法援受理範圍之內,因此拒絕法援申請。結果他們只能自行籌錢及自辯,雖然期間從法律界獲得不少無償幫助,但由於資金所限,導致不少重要證人未能出庭作證。訴訟長達15年,雖然麥當勞最終勝訴,法官卻在判決中指出被告對麥當勞的批評有逾半是基於事實的陳述,其他內容純粹被告的意見,不構成誹謗成份。[8]

著名的「麥誹謗案」,英國法院於1997年判麥當勞勝訴。主角David Morris和Helen Steel在庭外被記者包圍採訪。美聯社

他們及後入稟歐洲人權法庭,指政府不提供法援違反了《歐洲保障人權和基本自由公約》(「公約」)第6條第一段所保障的公平審判之權利,[9] 並獲勝訴。判詞清楚列明英國政府拒絕提供法援直接剝奪了申請人在原訟法庭作有效辯護以及導政二人在資金雄厚的麥當勞面前得不到公平的審訊,[10] 違反了尋求司法公正(access to justice)原則。 後來英國修改法例,訂明在某些特別情況,誹謗案的涉事人也可申請法援,並容許「按條件收費」(conditional fee)。

「按條件收費」是其中一種「不成功、不收費」的律師收費安排。律師如果敗訴,不收取費用,但如果成功辦理案件,則收取正常收費,另加一筆基於正常收費額計算的額外收費。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曾於2007年為「按條件收費」發表了一份諮詢文件,[11] 文件建議,應該容許律師在某幾類民事訴訟中,採用按條件收費協議,這樣即使與訟人收入超出了限額,以致不符合資格參加普通計劃或輔助計劃,他們仍可自資進行訴訟。可是,諮詢文件建議不應該把誹謗案件在實行初階段列入適用範圍。

然而,言論自由與誹謗如影相隨,尤其近年不時傳來出版社、傳媒,甚或普通市民因在社交平台發表評論而捲入誹謗案中。在沒有法援的支持下,面對龐大的訟費,有多少人會願意傾家蕩產,據理力爭;更多的也許是道歉了事,從此自我禁聲,避免禍從口出?

註釋:
[1] 《條例》附表2第2部分第1段。
[2] 【專訪】梁振英控誹謗 鍾劍華拒道歉:我若跪低是整個社會的悲哀
[3] 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檢討法律援助輔助計劃 (立法會CB(4)817/16-17(03)號文件)
[4] 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檢討法律援助輔助計劃 *立法會CB(4)817/16-17(03)號文件);
[5] 立法會:民政事務局局長就議員議案「放寬法律援助申請資格」總結發言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6] Steel and another v. United Kingdom [2005] ECHR 68416/01.
[7] McDonald’s Corporation v. Steel & Morris [1997] EWHC QB 366.
[8] [1997] EWHC QB 366, 第244至246段.
[9] [2005] ECHR 68416/01, 第48至52段;第6條規定:「在他的民事權利和義務的判定,或對他的任何刑事指控時,人人都有權在合理的時間內進行公正的和公開的審訊由一個”獨立”的和”無偏倚”的法庭進行,由依法設立的…」
[10] 2005] ECHR 68416/01, 第71至72段
[11] 《按條件收費諮詢文件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