誹謗面前窮人無乎?

言論自由與誹謗如影相隨,尤其近年不時傳來出版社、傳媒,甚或普通市民因在社交平台發表評論而捲入誹謗案中。在沒有法援的支持下,面對龐大的訟費,有多少人會願意傾家蕩產,據理力爭;更多的也許是道歉了事,從此自我禁聲,避免禍從口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