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有一齣電影《生死時速》(Speed)。男主角奇洛李維斯登上一架不能停下的巴士,必須以最低時速80km/h克服各種路面障礙。試想像:你就是男主角,前面有5個路人,如直駛過去,5人必死無疑。剛巧在不遠處有一道分岔口可駛進冷巷,冷巷只有一個路人。你會選擇犧牲那個路人去換取其餘5人的生命嗎?

法律有一門學科名為「法理學」(jurisprudence),就是讓我們思考這些問題。你或許會問:思考這些問題,與法律有什麼關聯呢?

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存在各式各樣的爭議。無論合約、政策甚至道德上的爭議,只要它們被呈上法庭,法庭必須作出一個決定,不能逃避。况且,法庭的裁決往往成為日後同類案件的重要指標,影響深遠。所以,法律應以什麼角度去分析各種爭議,便是法理學的重要課題。我們經常說「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那麼,法理學便是法治的核心價值,是「核心中的核心」,何其重要!

什麼是公義?什麼是道德?法律的定位如何?是否同意「the Law is the Law」,還是「法律不外乎人情」?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例如安樂死、連體嬰、同姓婚姻,以至最低工資、應否設立關愛座等議題,社會上各持份者都站在不同的位置。觀點不一樣,自然對法律抱着不同的期望。

返回文章的開頭,相信大部分讀者跟我一樣——將巴士駛進冷巷「以一換五」,因為損傷數字可以減至最低。以「最有效的結果」去衡量在巴士上電光火石的決定,你便是「功利主義」的支持者。可是,換個角度從道德的觀點看,筆者相信人的生命是無價的,不可能將其量化,為什麼偏要選擇犧牲冷巷那一個呢?這樣的決定又是否缺乏道德的考量?這些思想交戰及求同存異,漸漸成為法治的燈,帶領着社會。

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都是經過這些嚴謹的過程反覆推敲出來的。所以,遇到社會上的各種議題,鼓勵大家理性討論,向各界道出你的觀點,為保存我們的核心價值出一分力。

作者是法政匯思成員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