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沙中線工程醜聞自5月底曝光,發酵至今已近3個月。最先被揭發鋼筋接駁造假的紅磡站,政府上周再披露港鐵擅改設計、少2,000螺絲頭、書面紀錄疑造假的嚴重問題,觸發港鐵高層「大地震」。不過,涉事的工程承建商「禮頓亞洲」至今仍未作出公開交代,對港鐵及立法會亦一直持不合作態度。政府出資建造沙中線,為項目擁有者,卻是透過港鐵監管承建商,政府是否對禮頓「冇符」?

運輸及房屋局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證實,與港鐵簽訂沙中線紅磡站工程合約的禮頓,須與政府簽訂附屬契約。根據附屬契約條文,承建商對港鐵及政府負上相同的法律責任。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指出,政府透過與承建商訂立附屬契約,可使承建商對政府負責,如有違約情況,政府可循民事途徑直接追究承建商。惟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指出,工程由港鐵監工,若承建商有任何違反合約的行為,港鐵是否知情都成疑,她質疑港鐵是否能夠向政府提供相關資料,但如果政府沒有港鐵的資料,則難以證實承建商的違約行為。


運房局確認禮頓須與政府簽訂附屬契約。相關附屬契約訂明禮頓對政府及港鐵的合約責任。眾新聞製圖

沙中線項目以「服務經營權」模式推行,即是由政府出資興建,項目最終擁有權歸政府,港鐵是政府委託的「項目管理人」,負責項目的設計、建造和試運行。港鐵將建造工作外判予多個承建商,主要工程合約均由港鐵與承建商簽訂。

政府透過港鐵聘請承建商工作,一旦工程出問題,政府是否可以直接向承建商追究責任?政府、港鐵、承建商之間的法律責任關係,是根據政府與港鐵簽訂的沙中線工程委託協議。不過,政府及港鐵一直未有公開委託協議文件,只是叫外界參考同樣以「服務經營權」模式推展、條款相若的高鐵香港段工程委託協議。記者根據《公開資料守則》向運房局索取沙中線的協議,局方亦回覆指:「沙中線主要工程的委託協議的條款,除與沙中線項目有關的具體資料外,基本上與高鐵香港段項目的相同。」

眾新聞遂翻查政府與港鐵公司簽訂高鐵香港段工程的委託協議,發現協議有條文確立政府與承建商的契約關係。委託協議第37.1項提到,凡港鐵與承建商訂立合約,該承建商須同時與政府訂立一份附屬契約。根據委託協議附錄載有的附屬契約標準樣式,附屬契約訂明:「當承包商對合約明示或默示條款有所違反或不作為,承包商對於政府的責任,猶如政府與僱主(即港鐵)同為合約所指定的僱主。(the Contractor shall be liable to the Government for any act or omission which constitutes a breach by the Contractor of any express or implied term of the Contract as i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Employer jointly had been named as the employer under the Contract.)」

附屬契約較後部分提到,契約依據香港法律而訂立,任何有關契約的爭議可轉介至香港國際仲裁中心處理,香港的法院亦具有司法管轄權去處理爭議,相關爭議得以解決後,政府可以按立法會要求,披露相關爭議的大綱和解決的條款等。


附屬契約訂明:「當承包商對合約明示或默示條款有所違反或不作為,承包商對於政府的責任,猶如政府與僱主同為合約所指定的僱主。」換言之,承建商對港鐵及政府負上相同的合約責任。高鐵香港段工程委託協議截圖

附屬契約訂明涉及契約之爭議的處理方式。高鐵香港段工程委託協議截圖

附屬契約對政府向立法會披露資料有所規範。高鐵香港段工程委託協議截圖

運房局回覆眾新聞查詢時確認,根據政府與港鐵簽訂的沙中線工程委託協議,與港鐵公司簽訂有關沙中線工程合約的承建商(包括合約編號1112的承建商禮頓亞洲有限公司)均須與政府簽訂附屬契約。附屬契約主要訂明承建商在違反工程合約條文時,政府與承建商之間的法律責任和權利。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看過高鐵工程委託協議的附屬契約文件後解釋,根據附屬契約,承建商對港鐵及政府負上相同的合約責任,而承建商不會有合約責任以外的額外責任。何旳匡續指出,就高鐵及沙中線而言,工程合約是港鐵與承建商簽署,政府原本並非合約方,政府透過與其中一個合約方(承建商)訂立附屬契約,便可令該合約方向它負責。「港鐵只係一個管理嘅中間人,政府想日後(承建商)有咩問題,佢都可以直接告個承建商,咁所以就要求承建商訂立咁嘅契約。」

當局上周已指出紅磡站有擅改設計、少2,000螺絲頭、書面記錄疑造假等問題,政府是否可以根據附屬契約追究禮頓?本身是執業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指:「而家有個咁樣嘅合約(附屬契約),佢點都可以有根據(作出追究),除非(港鐵與禮頓)個主合約有咩輘輷啦。」

不過,陳淑莊留意到,高鐵香港段工程委託協議第37.3項指,在完工交收之前,當政府行使附屬契約下的權力時,要得到港鐵同意,而港鐵須向政府提供所有政府合理要求的資料、合作及協助。「問題係好多工程嘅嘢係港鐵監工,理應係港鐵滿意先會出一張certificate要政府俾錢,咁究竟港鐵仲有咩assistance可以俾到政府呢?」

陳淑莊預期,政府要證實承建商有違反合約的行為並不容易,「我唔覺得政府唔需要港鐵資料(便能證實)。」她又指,由於不知道港鐵與承建商之間的合約內容,未能確定合約細節會否有問題,故亦難以估計相關附屬契約的實際效用。陳淑莊敦促政府公開相關協議及合約文件。


協議第37.1項指,凡港鐵與承建商訂立合約,該承建商須同時與政府訂立一份附屬契約;37.3項指,在完工交收之前,當政府行使附屬契約下的權力時,要得到港鐵同意,而港鐵須向政府提供所有政府合理要求的資料、合作及協助。高鐵香港段工程委託協議截圖

在紅磡站被揭發鋼筋被剪短後,立法會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謝偉銓,曾經向政府提問:「政府除了向港鐵公司問責外,會否追究涉事總承建商及其分判商的責任,並施加處分?」

當時運房局局長陳帆回覆指,港鐵負責監督工程,而路政署則是「核實監督者」,「即核實港鐵公司是否有按指定要求執行相關的程序;路政署一般是不會在施工現場巡查關鍵檢查點,有關工作由港鐵公司負責」、「港鐵公司作為項目管理人,有責任把設計上的要求,全數反映在與承建商和分判商所簽訂的工程合約內,以確保施工的質量符合委託協議的要求,並在施工期間須確保承建商和分判商的施工符合標準。」


路政署根據港鐵6月呈交的報告,向港鐵提出質詢並要求澄清,港鐵7月再向路政署提交一封信和3張連續牆的圖則,路政署及屋宇署人員經研究後,揭發擅改月台層板設計、少2,000螺絲頭、港鐵書面記錄疑造假3大問題。資料圖片

事實上,運房局一直沒有具體指出政府與禮頓的直接關係,沒有提及政府作為項目擁有者,可以如何向禮頓作出追討。多名官員先後回應紅磡站問題時,亦僅指出政府作為一個行政機關,會如何處分、規管違規的工程承建商

運房局局長陳帆(6月20日):「屋宇署如果發現涉及安全或質量的嚴重違規行為,可考慮根據《建築物條例》的規定對有關人士採取檢控或紀律處分行動。」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6月26日):「基本上有四類規管行動。最嚴重的,我們可以令某承建商不能夠再投標某類的工務工程,我們叫removal,即我們將它從《名冊》(《認可公共工程承建商名冊》)上移除;第二嚴重的是我們暫停讓它投標一段時間,叫suspension,暫停多久視乎相關事實和有關情況的嚴重性。另外還有兩類相對沒那麼嚴重的,但都會對承建商有影響,我們叫降級(downgrading)或者demotion(降低組別),我們將它移去另一個級別。」

特首林鄭月娥(8月8日):「對於涉事承建商。發展局現正進行我們對於政府註冊承建商的規管行動,英文我們叫regulatory action,稍後我們會公布會採取甚麼懲處行動。」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