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於去年5月至今年4月期間,至少7次就中介護士服務招標,合約額共涉及7,266萬元。有關金額相當於醫管局上年度聘請兼職護士開支(3.1億元)的23%,可見目前在公立醫院工作的中介護士規模並不小。

這批中介護士,一般以自僱形式經中介公司安排到公立醫院工作。中介護士與醫管局、中介公司均無僱傭關係。其中一間主要護士中介公司「百本醫護控股有限公司」,前年呈交港交所的文件明確指出:「所有於本集團登記的醫護人員均為獨立承包人,以自僱身份工作。(i)本集團與於本集團登記或由本集團配置的醫護人員及(ii)本集團客戶跟本集團配置的醫護人員之間並非僱傭關係。」

醫管局透過中介公司請中介護士,猶如將護理工作「判上判」,一旦中介護士在公立醫院工作期間出現事故,病人或其家屬可否可以追究責任及賠償?

根據醫管局招標文件,中介護士需執行醫院委派的工作,包括執行病房職員指派的病房日常工作、執行病房職員指派的程序、護送病人等。中介公司宣傳片截圖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認為,一旦有事故發生,醫院仍會有責任,因為病人到醫院求診,是接受醫院的服務,醫院對於病人有照顧的責任。醫院請什麼人、如何聘請亦有責任,醫院會聘請合符專業資格的護士,但如果該護士有疏忽,醫管局及護士雙方都有責任,醫管局都不能撇除責任。

至於病人追討的對象,則視乎疏忽的責任誰屬。何旳匡解釋,如果因為醫院的儀器、制度造成護士的疏忽,實質並非護士本身的責任,病人追討的對象應為醫院;但如果是護士本身的疏忽,並非醫院的問題,追討的對象應為護士。

何旳匡補充指,一般而言,如僱員犯錯,僱主有轉承責任(vicarious liability),即僱主亦負擔相同的責任。就醫管局聘請中介護士而言,醫管局並非僱主,而是將工作外判予中介公司,醫管局與中介護士的關係較為特殊。何旳匡認為,中介護士的行為、工作,都受到醫管局指示及監察,中介護士不能決定自己做什麼,因此,即使中介護士不是醫管局的僱員,如中介護士犯錯,醫管局很大機會亦有轉承責任(vicarious liability),即要負上相同的責任。

另有大律師認為,醫管局對病人有不可轉授責任(non-delegable duty),醫管局不可將此責任外判、分判出去。即使醫管局與中介護士沒有直接合約關係,一旦中介護士犯錯,醫管局「判上判」亦不等於可以撇清責任。

事故索償:保險公司

醫管局招標時會要求中介公司為中介護士安排保險,保障範圍包括中介護士履合約規定的義務涉及的所有責任,包括專業責任賠償(Professional Indemnity)、醫療事故責任(Malpractice Liability)、個人意外(Personal Accidents)等,如他們在工作期間有任何一宗事故發生,相關保額不少於500萬元。眾新聞翻查醫管局的數份招標文件,部分聯網訂明,如有需要,醫管局可作為聯合受保方(the co-insured)。

醫管局要求中介公司為中介護士安排保險,保額不少於500萬元。醫管局招標文件截圖

 

醫管局亦有為直接聘請的全職及兼職護士購買保險,範圍包括專業責任保險、公眾責任保險、勞工保險等。眾新聞向醫管局查詢保額,局方回應指有關保險保額不宜透露。

換言之,無論醫管局護士或中介護士有疏忽,病人或其家屬如向醫院索償,賠償金亦有可能由保險公司承擔。

專業規管:護士管理局

至於中介護士的專業問責,則落於香港護士管理局身上。到公立醫院工作的中介護士,須具備註冊護士或登記護士資歷,他們與醫管局護士同樣受到香港護士管理局監管。香港護士管理局是根據香港法例第164章《護士註冊條例》成立的法定機構,職責包括護士的註冊及登記、認可護士訓練課程及主辦執業考試、為犯有不專業行為的個案展開調查和作出懲罰。若管理局在研訊後認為護士干犯不專業行為等,可處以除牌。

眾新聞向護士管理局查詢中介護士被投訴的數字,護士管理局回覆指,護士的就業記錄、受聘狀況或條件並不屬於管理局的職權範圍,故管理局並沒有相關資料。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