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和立場新聞聯合主辦「法治危機 — 這條路能怎樣走下去?」座談會,邀請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李志喜、「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擔任主講嘉賓。

吳靄儀認為,自臨時立法會的成立、人大釋法等事情發生後,本港法治已面對不少危機,「當時冇話法治已死,其實已經死咗。」回歸後經歷種種爭議,她不希望港人沉浸在無力感中,因無力感的真面目正是懶惰:「點解(市民)揀選無力感,因為你想有無力感,咁你就唔使做嘢。」她又認為,很多政治問題不能透過司法覆核解決,不應過分依賴。

她指出,即使法治飽受危機,業界和市民仍有責任繼續捍衛法治,「打一場好好睇嘅仗」,讓社會氣氛改變,讓政府的施政有更大機會被推翻,要有「命運自主」精神。

吳靄儀認為,法治最重要的效果,是令行政機關受制衡和約束,「令佢知道自己要守法,甚至逼佢守法。」不過,由中方成立臨時立法會開始,法治便受挑戰,業界當時亦預料,挑戰臨立會合法性的官司遲早會來。

她提及,高等法院首席法官陳兆愷在一宗刑事案表明,即使人大的決定違反《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法庭均無權過問,「所以唔好話舊時樣樣嘢都好啲啦,而家樣樣嘢都淪陷。唔係,我哋第一日就知道法庭係我哋最大對手、最大問題。」她又指,自人大釋法首次出現,「當時冇話法治已死,其實已經死咗。」

吳靄儀說,經歷《基本法》23條的抗爭後,她意識到「你啲律師,話知你叻到幾犀利、話知你幾盡責、話知你幾瞓身維護法治,如果冇公民社會、連結不到公民社會,你都係冇希望。」她認為法律界一旦「撻著」公民社會,便能製造推翻政府決定的空間。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資深大律師李志喜認為,法治另一部份涉及檢控權。她以一名網民於2010年在互聯網,揚言仿效猶太人炸掉中聯辦,最終被警方起訴「有違公德行為罪」為例,批評為何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公開集會,聲言對提倡港獨的人「殺無赦」,卻不受執法機關檢控,「所以我們知道,法治不只涉及司法獨立,係檢控權點樣用,因為你(執法機關)不檢控,你都冇機會俾司法、法官去判決。」

李志喜亦認同,自人大釋法開始,法治已飽受危機,「所以我們而家去到的地步,冇辦法守住法治」,但她認為業界面對政府不合理的法案時,「(政府)可以話黑係白,白係黑;我知道黑係黑,白係白,所以我不理,我明知道會輸,但都係要拗、都係要做。」

吳靄儀指出,面對法治危機,比起老一輩的法律界人士,新一代的自信心較低、態度比較猶豫,「猶豫的原因不是對法治不明白……我們不一樣的地方,係而家(新一代)覺得挫敗感好大,所以對自己的信心減少,亦對公眾支持自己的信心減少咗。」她寄語業界繼續保持信心、憑良心做事,「所有大律師都會有呢個經驗:呢件案件係好難打、輸面非常大,但你都要盡力打,不會令鬥志低咗,專業精神就是這樣。」

她又指,社會亦有責任了解、支持法律界的專業精神,壯大法律界的力量,「就算場仗幾難,我們都要打一場好好睇嘅仗,我們就會改變社會氣氛。」

談到近期的爭議事件,吳靄儀不認為「一地兩檢」未能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屬完全失敗,因公民黨陳淑莊等人提出的種種問題,歷史已記錄在案。她直言,當社會覺得,即使放上法律、立法會層面,都不能解決「一地兩檢」問題,屬「最恐怖的訊息」,認為這個看法應優先糾正。

吳靄儀又指,保安局宣布擬運用《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後,很多傳媒向她查詢,法律上如何定義「國家安全」;召集人陳浩天若申請司法覆核,法援會否獲批等問題,她批評港人未能運用「命運自主」的精神、過份依賴司法覆核,認為社會的焦點應轉為質疑當局,究竟陳浩天的言論如何足以危害「國家安全」。

她解釋,司法覆核本身有其局限性,即使案件不涉及政治,申請人勝訴的機會亦不高,「所以很多政治問題不能透過司法覆核解決」,呼籲港人不應「將所有希望寄予司法覆核,將司法覆核寄望長洲覆核王。」

吳靄儀提醒港人,不應沉浸於無力感,「我不相信無力感,覺得呢啲係懶惰」、「點解揀選無力感,因為你想有無力感,咁你就唔使做嘢。」她認為,香港人至今仍握有不少權力,例如手中的一票,以及命運自主的精神,呼籲港人不要看輕自己的力量。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眾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