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星期一是大學聯招 (JUPAS) 放榜的日子。希望各位應屆文憑試考生仍有心情聽聽我這個化石級的過來人的小小分享。

我是約二十年前的高考考生,高考成績為5A。JUPAS放榜當日,有些同學非常緊張,恐怕不能入讀心儀的院校和學科,而我完全沒有這個憂慮,可以全心全意地陪伴朋友。當日和之後幾天,我記得我忙於和同學們四處奔波,搞入學手續,安慰未能入讀心儀的學科的同學,與中學同學生離死別式的道別,總之就是涕淚交流地青春。

然後,進入大學。一下子不用考試(我的第一個學位不是法律,而是某社會科學學科,寫論文居多,考試很少)、一下子多了非常多的自由、一下子接觸到籠外的海闊天空,在海量獎學金和近四的GPA背後,我只覺無所適從。

鏡頭一轉,大學畢業,進入職場。雖然我的工作表現算不錯,但我總覺鬱鬱不得志,尤其是眼見當年成績不及自己,甚至沒有升讀大學的舊同學,都似乎比我成功、比我會賺錢、比我早有家庭、比我漂亮、比我健康、比我快樂時,那種落差令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後來甚至患上抑鬱。

原來,「狀元」二字,可以是光環,也可以是夢魘。

直至我開始讀法律。

話說我工作幾年後,無心插柳地開始半工讀LLB。結果那竟是我人生的轉捩點。說的不是轉工作那麼簡單。在讀 LLB 期間接觸到的原則如法治,提醒了我其實世界很大,社會有很多議題值得關注,一個人的所謂成敗其實完全不值一提;各式各樣的案例告訴我,即使最精英的律師也會犯錯、最有名望的法官的決定也會被上訴,換句話說,沒有人永遠贏,也沒有人永遠輸;讀法律時遇到的同學更是大大開了我的眼界:如,有位同學,天生弱視,中五會考英文不合格、全科幾乎零分,做過跟車送貨和律師樓雜工,透過驚人的努力半工讀成為律師,立志服務草根階層,他是我認識的事務律師中最好最有心的其中一位;更別說這幾年才認識的法政匯思的朋友,他們的眼界、能力、故事和熱誠,教我學懂真正的虛心和著眼真正有意義的事,不再因為曾經是狀元而自大、自卑或自憐。

然後,LLB和PCLL畢業、當了律師幾年,加上年紀漸長,人生經驗令我愈來愈清楚,學業成績、事業成就、人生步伐的快慢(例如何時買樓結婚生孩子)、別人的評價(不論是光環或污名)等等,都和個人價值沒有直接關係。誠實地努力地走自己的路就好。例如,如果你真心不想做律師但不小心進了法律系,請你誠實地面對,及早轉科,否則可能會一生鬱鬱不歡(註);如果你真心想做律師但這次進不了法律系,請你努力學業,為日後轉科或再讀法律博士 (Juris Doctor)等做好準備。

最後,各位同學,請珍惜陪你 JUPAS 放榜的人。有一天,你會明白為甚麼。

註:另見「己所筆欲must施於人」的《個個都讀神科 唔通個個都想讀神科咩》

Alexa Stone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