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世界盃首次使用VAR,令球證可即場糾正自己的錯判,大大減少問題球出現的機會。至少保證不會重蹈1986年墨西哥世界盃馬勒當拿「上帝之手」入球有效,或2010年南非世界盃林柏特對德國入球無效的覆轍。

但世界盃有今天的公正水平,絕非一朝一夕的事。不過是上世紀80年代,世界盃決賽週仍有對賽球隊為了製造想要的賽果,而合謀不盡全力作賽。

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西德在分組賽與奧地利、阿爾及利亞和智利同組。西德對奧地利是這一組的壓軸戰。由於當時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並非同時進行,西德與奧地利在開波前便已知道只要西德贏奧地利不多於兩球,兩個德語系鄰國便雙雙出線,兩勝一負的阿爾及利亞則出局。

當西德十分鐘攻入一球後,兩隊便放軟手腳,球在腳下的一隊大部分時間只傳不攻,球不在腳的一隊亦無壓迫對手搶回控球,賽事就在這樣毫無競爭氣氛下,以西德一球小勝奧地利,兩隊攜手晉身下一輪比賽結束。

賽後阿爾及利亞向國際足協投訴,國際足協的回應是德奧兩國家隊並無觸犯國際足協規例,故拒絕懲罰兩隊。

可能怯於全世界球迷的憤怒,國際足協在下屆世界盃(1986年墨西哥)開始,安排分組賽最後一輪賽事同時間開波,以杜絕這種「睇餸食飯」的策略,這做法一直沿用至今。

這種只求出線不講體育精神的比賽態度,用廿一世紀的眼光看絕對是匪夷所思。若那場合謀的賽事發生在今天,即使是身處大半個地球外,極少是阿爾及利亞擁躉的香港球迷,肯定也會咬牙切齒,加入指責德奧兩國的行列,因為恨惡不公義是人的天性。

弔詭的是香港人對殺到埋身的不公義,反而裝聾作啞,就算有一口怒氣,也會強迫自己嚥下肚裏。特別是當被不公平打壓的對象是社會上少數意見時,這種詐看不見,避而不談的現象就更明顯。對比為阿爾及利亞被不公平地踢出局的忿忿不平,實在差天共地。

也許因為不公義的壓迫已經多得令人習以為常,磨蝕了反抗的意志。想像黑哨,假波不獨發生在一屆世界杯,而是屆屆如是,球迷也可能會見怪不怪,又或者早已心灰意冷,選擇離場不看。

問題是社會的不公義不會因為我們逃避而消失。今天被不公平對待的,也許是和主流社會持不同意見的一小撮,明天這股不公義力量就會壓在沈默大多數的頭上。就如1982年世界盃合謀製造賽果的受害者阿爾及利亞,或許並非你所支持的隊伍,但若球迷不怒吼和向國際足協施壓,下一隊受害的就將會是你追捧的荷蘭,意大利,甚至巴西。

文:烈巴司機

原文於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載於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