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局正考慮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警方早前向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發出的700多頁文件,當中不僅羅列該黨推動港獨的九項「具體行動」,更特別表明危害「國家安全」不一定要涉及武力元素。警方的說法引起法律界的質疑。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認為外國案例顯示,必須有強烈使用武力的證據方能取締一個社團,質疑政府今次是用不合法方式定義非法社團以限制結社及言論自由。本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則指,警方今次說法不符合《約翰內斯堡原則》等國際人權標準。

警文件指武力非必要元素

陳浩天日前透露收到警方700多頁文件,當中包括民族黨活動紀錄。文件引述《社團條例》所指,「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是指保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and)獨立自主,因此「領土完整」與「獨立自主」兩者當中任何一項都不容被危害。

文件又指,《社團條例》下「國家安全」的定義,並不包括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的元素。而民族黨提出港獨及成立香港民族,明顯是違憲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完整。

吳宗鑾:政府以寬鬆不合法定義限結社言論自由

吳宗鑾今日接受《立場新聞》電話訪問時表示,暫時未見到有強烈的證據,足以證明民族黨有使用武力,或有實際意圖威脅使用武力,以影響國家的領土完整。他強調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如果有人單純站出來「吹水」,推動一些即使是聳人聽聞、政治不正確的理念,應該都要受到尊重,並容許他們發聲。

他質疑若警方在文件中宣稱,沒有需要證明民族黨有使用武力都可以被界定為非法社團,說法有問題。從外國案例可見,應該要有非常強烈的證據證明有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等行為,方可以要取締一個社團。例如歐洲人權法院容許解散政黨,是有證據證明該政黨與外國恐怖組織有聯繫。

這些歐洲案例能否適用於香港?吳宗鑾就指《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當中有關人權保障的字眼,與香港《人權法案》幾乎完全相同。2008年官永義訴內幕交易審裁處一案中,法庭表明盡管歐洲人權法院的案件不會對香港構成約束力,但仍然有很強的說服力,令香港法庭要考慮歐洲人權法院的論據。

吳宗鑾擔心,若果政府用如此寬鬆、不合法的方式去定義非法社團,並以此手法限制結社及言論自由,這將會對香港構成長遠的負面影響,對此表示極之關注,「限制政治不正確的做法是一回事,限制手法都要合法,不能用不合法的手法加以限制」。

梁家傑:《約翰內斯堡原則》列明須涉暴力

本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接受《立場新聞》查詢時,亦指若果連單純不涉及暴力地討論港獨也被不容許,將會「好大件事」,一眾討論過港獨的大學院校也可能會受牽連。

他指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及歐洲人權法院皆認為,危害國家安全必定要涉及暴力行為。他憶述2003年廿三條立法爭議中,他曾向時任特首董建華提出《約翰內斯堡原則》以確保法案不會導致以言入罪,當中列明要有鼓吹暴力等元素,方能被視為危及國家安全。

他指《約翰內斯堡原則》對香港並無約束性,但《原則》為大量國際人權組織所接納:「如果你要將一個言論當成危害國家安全,國際上符合人權的標準,起碼是用鼓吹暴力及要立竿見影。」他形容港府今次的做法,明顯是羅織罪名、莫須有,以誣陷政治異己。

批政府做法不成比例 梁家傑:核武殺烏蠅

警方文件中,指出考慮作出建議禁止民族黨的運作,是考慮過案例中的「平衡測試」(proportionality test)。終審法院2016年希慎發展對城規會一案中,法院認為若要限制某人基本權利是否合乎比例時,要考慮四個步驟:該限制必須有一個合法的目標;該限制必須合理地與該正當的目標有所關聯;該限制也必須不多於實現該正當目標所必須;及在實施該限制帶來的社會利益與該限制侵犯受影響市民受憲法保護的權利之間,是否達到合理的平衡。

梁家傑認為根據該四個步驟,根本不應該針對民族黨,質疑政府的做法是不比例,有如「使用核武器殺烏蠅」。他指民族黨只有30至50名黨員,而且香港「十個有九個半人」都不認識陳浩天,「他又不是私通(美國總統)特朗普,開三隻航空母艦對著中南海……只要有點常識,不被政治任務蒙蔽,不難發現這是完全不成比例」。

梁家傑:媒體刊非法社團文章或違法

一旦香港民族黨被定性為非法社團,新聞媒體若繼續刊登民族黨的港獨文章,又會否牽涉法律責任?

梁家傑認為在上述情況之下,媒體有可能被視為援助非法社團並要負上法律責任,「如果有一日要取締(民族黨),有人繼續用民族黨名義寫文章,作者已經觸犯法例。你幫他刊登在《立場新聞》,當然是幫兇,這些叫做『從犯』」。

吳宗鑾則表示,看不到做法是涉及「援助」非法社團。他指《社團條例》第23條(1)所指的,是籌款及直接援助等行為。除非媒體是協助非法社團籌款,又或是向該社團支付高於他人的稿費,則有可能引起他們懷疑。

原文於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刊於立場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