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其妻劉霞終獲中共批准到德國柏林治病。多個團體今早發起悼念遊行,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表示,劉霞獲釋只是中共為了在中美貿易戰中換取歐盟的支持,「可能今日捉一個,聽日就放一個」,呼籲市民晚上到金鐘添馬公園岀席悼念活動,聲援仍被中共箝制自由的其他維權人士。

晚會在8時開始,約400名市民出席,舉起燭光悼念,並為去世的劉曉波默哀。主辦方在台上放上劉曉波的銅像,並播放有關劉曉波生平的影片。其後播放他的好友野渡、胡佳的短片。胡稱,劉霞可脫離苦海是值得慶祝,但她卻仍沒有言論自由,因她弟弟劉暉仍作為人質留在中國。野渡則指,當極權崩潰,劉曉波之死的真相就會浮水面,民間會承擔劉曉波民主的志向,稱「正義會遲到,但不會缺席」。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指,選擇在海邊追思劉曉波因極權者急於將他的屍體火化,將其骨灰掉落大海,令支持他的人無墳地可拜祭,大海遂成為曉波的墳地。何俊仁又指,劉曉波一生的奮鬥就如中國人為自己國家所作的奮鬥,流了血、拋了頭顱。他呼籲,劉曉波雖然已經過世,但他的精神力量化在民間社會帶有希望的活動之中。

不少出席晚會的市民均希望對劉曉波的精神致敬,並予以記住、承傳,繼續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

晚會約晚上9時半接近尾聲,與會人士手持燭光和鮮花行到台上。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指,劉曉波逝世後,當局將他的骨灰撒入大海,殊不知此舉只會令「曉波化為大海、化為雨水」、「從今以後有水就有曉波」。台上的支聯會常委又將水灑在畫上,以示支持劉曉波所代表的「抗爭、自由、希望」。眾人再次向劉曉波銅像行三鞠躬禮,不少市民在擺放鮮花時都有向雕塑三鞠躬致意。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感謝不少市民冒雨參與,蔡又指支聯會會在適當時候聯絡劉霞並盡力提供支援,但他認為目前應先讓劉霞靜養,恢復身體健康。他稱,支聯會未來仍會舉辦劉曉波追思會,「希望一年至少都有一次」。他相信由此能提醒港人劉曉波追求中國民主改革的精神,並將其傳承下去。

劉霞日前抵達德國柏林後未有公開露面,其弟劉暉稱很高興見到姐姐面露笑容、引述劉霞稱:「可能天堂就是柏林這個樣子」。但劉霞的好友、現任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就指,因劉暉仍處內地,劉霞不會出席當地團體為悼念劉曉波逝世一周年的追思會。有傳媒今引述德國官員指已批准劉霞在當地長期居留和工作,毋須再申請政治庇護,而北京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拒絶回應劉霞是否中國公民身份,華春瑩直指德國人如何處理劉霞居留問題該問德方。

公民黨、社民連和支聯會等今早一行約30人,今早帶同早前收集逾千名市民簽名的橫額到中聯辦。他們在中聯辦門前為劉曉波默哀1分鐘,並在中聯辦大閘綁上黑絲帶悼念,「女長毛」雷玉蓮則插上香燭及灑溪錢,警方一度作出警告。社民連梁國雄指,劉霞思想仍不自由,「因為佢仲擔心緊劉暉,連悼念活動都唔敢出席」。

法政匯思今早亦在facebook發表聲明,向劉曉波為倡導中國自由和民主作出的無畏、無私犧牲表達敬意,同時亦譴責中國政府非法拘禁劉霞的弟弟劉暉,敦促中共不要再利用劉霞的近親,作為限制劉霞發言自由的籌碼。

此外,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蹤3年後有消息,他代表律師指王目前健康精神正常。郭家麒指質疑,有關消息未得到官方證實,「唔排除李文足受到好大壓力先有呢個說法」。

原文於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載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