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港鐵沙中線的工程接連被揭發施工問題,政府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進行調查,而立法會亦曾討論要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進行調查。兩種調查,有什麼分別? 以公眾利益着眼,孰優孰劣呢?

這次政府將成立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按《調查委員會條例》(第86章) 成立,擁有法定權力傳召證人,在宣誓下作供。值得一提的是,委員會有權要求證人回答所有問題,並且要求證人出示其管有或控制的任何文件 [1],甚至是發出手令以搜查處所,並在其內檢取任何相關文件 [2]。任何人如拒絕回答由委員會提出的任何問題,或拒絕出示其管有或控制的任何文件,即屬犯罪,可處罰款及監禁 [3]。

由此可見,調查委員會的搜查權力堅實,對查明事情的始末可起關鍵作用。政府能在沙中線的施工問題被揭發後,迅速提出成立委員會調查,做法值得肯定。不過讀者可能已有疑問,上文只提及委員會的權力,但具體調查什麼,卻未見清楚講法。其實,這正是委員會的局限。

就以港鐵沙中線為例,特首在提出成立調查委員會之時,已明言只會針對紅磡站的問題,不會處理土瓜灣站疑遭削薄結構牆鋼筋一事,以免調查「失焦」 [4]。而在提出成立調查委員會之後,方被指出現問題的沙中線會展站 [5],自然不屬調查範圍之內。

根據《調查委員會條例》,委員會的調查範圍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訂明,及可指示何等事宜不屬委員會職權範圍 [6]。沙中線共有10個車站 [7],現時被揭發出現問題的車站已有3個,雖然該3個車站的工程由不同的承建商負責 [8],但港鐵都有同樣的監工責任,至少從表面來看,連串事件的成因有可能是出現了系統性問題,而非個別單一事件。因此,如果調查委員會的調查範圍,只針對紅磡站而非全面檢視所有懷疑有問題的車站,有可能見樹不見林;能否對公共安全提供足夠保障,實難令公眾安心。

這其實正好說明了《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的存在必要。與調查委員會不同,調查範圍的深廣由立法會自由決定 [9],而搜證的權力大致相約,同樣有法定權力傳召證人及要求其出示文件 [10]、在宣誓下作供 [11]及拒絕出示文件或回答有關問題即屬犯罪 [12]。而且立法會可因應情況,一方面加速進行調查,另一方面以比調查委員會多的人手處理調查,務求在重大公共安全事宜上,釐清責任,盡快改善問題。

結語﹕兩種調查,相輔相成

因此,不論獨立調查委員會,抑或是立法會以特權法調查,兩者並非互相排斥的關係,反可相得益彰。當然,有評論或會認為,重複工作,只會令事件無謂地花費時間人力,甚至得出兩套不同的結論,於事無益。筆者同意這種論點,但如果兩種調查的着眼點不同,就很難說得上重複工作。

執筆之時,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似有意要求政府將獨立調查委員會職權範圍,由紅磡站擴大至土瓜灣站及會展站 [13]。這無疑是負責任的要求,但如果政府拒絕接受,建制派議員實不應以任何藉口反對立法會以特權法調查,否則就是自打嘴巴,一方面要求政府調查,一方面拒絕自己調查,這只等於妄顧公共安全,有違議員的基本責任。

[1]﹕ 《調查委員會條例》第4(g)條
[2]﹕ 《調查委員會條例》第4(l)條
[3]﹕ 《調查委員會條例》第8(1)條
[4]﹕ 沙中線紅磡站剪短鋼筋 政府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東網 18年6月12日)
[5]﹕ 會展站工字鐵不足 禮頓中建被勒令停工 (星島 18年6月18日)
[6]﹕ 《調查委員會條例》第3(c)條
[7]﹕ 沙田至中環線修訂方案刊憲 (新聞公報 11年11月11日)
[8]﹕ 沙中線會展站挖掘工程支撐架不足 港鐵兩發「不及格報告」 禮頓、中建拖逾月才交修復方案 (眾新聞 18年6月18日)、沙中綫土瓜灣站月台結構牆鋼筋「雙變單」 前綫憂有倒塌危機 (Topick 18年6月11日)
[9]﹕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9條
[10]﹕同上
[11]﹕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1條
[12]﹕ 《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7(2)條
[13]﹕ 【沙中線】立會明再討論引用特權法 建制施壓圖擴調查範圍 (香港01 18年7月3日)

(原文載於2018年7月4日《評台》 )